第一百二十六章:父子之情

月亦冷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最快更新逆天河最新章节!

    众人看着那个被击穿头颅的人,只见这人的身体干瘦无比,全身只有皮包骨,就好像是他身体中的血液全部被抽空了一般。

    不过让得云家众人庆幸的是,这人并不是云天成,因为云天成现在还在地上爬着,只不过他的表情好像极度痛苦,面庞已经痛苦的扭曲起来,痛苦的抽搐,他拖着自己只剩上半身的身体,两只扭曲成鸡爪一般的手,在刨着地面,想要让他的身体尽量往前爬,而他爬向的地方正是那跪着的尸体。

    云家众人诧异的看着场中云天成的动作,心中满是不解,众人知道云天成这怪异的举动,肯定是与那尸体有关,但那尸体的面庞已经是面目全非,根本辨认不出那是谁。

    这时,一阵“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咕噜咕噜”的怪异之声再次传出,众人细细听去,这才知道了原来这怪异的声音是从云天成的嘴里发出来的。

    云天成由于伤势极其严重,连声带都被毁了,加上他极度伤心,所以他发出的声音自然是怪异无比,在那阵古怪声音传出之后,他的嘴中再次传出一阵模糊的呼喊声:“三儿,三儿,我的三儿啊!”

    “三儿。”云天成喊出的是三儿,这喊声虽然凄绝惨厉无比,音量也很小,但在这个落针可闻的场中,众人都是听清楚了他的呼喊声。

    三儿两字一出,便犹如是一击重锤狠狠的锤在了云家众人的心头,云家众人只觉头脑一震,脑中轰鸣阵阵,因为云天成嘴中的三儿,不就是左三吗?这三儿是云天成给左三取的乳名,这个云家中人都是知道的。

    这时,战斗的人群之中传出一个粗豪汉子的哭喊声:“哇啊啊啊啊啊,左统领,那是左统领呐,是左统领冲出去为家主挡下了致命一击。”

    这个铁骨铮铮的云家黑甲大汉,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因为那个统领他们,带着他们冲锋陷阵,风里来,雨里去,与他们同生死,共富贵的好统领,好朋友,好兄弟,此刻正跪在那里,头颅被人穿爆,死不瞑目啊!

    这话一出,云家众人终于明悟,也确定了那个尸体的身份,那人正是左三。

    先前本就是左三离云天成最近,左三看到云天成即将被秋处机击杀了,他便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像个疯狗一般,他不顾一切了,直接使出精血祭魂大法,抽空自己身体中的鲜血,刺激神魂,爆发处一瞬间的惊人力量。

    这精血祭魂大法与那血脉燃烧大法有些相似之处,只是精血祭魂大法比之血脉燃烧大法来得要猛烈的多,因为精血祭魂大法是需要抽空全身所有精血,刺激神魂,化作一瞬间暴涨的力量,提高自己的速度或者是攻击力,而左三便是用这精血祭魂大法提高了他的速度,才得以一瞬间抵达云天成的身前,为云天成挡下致命一击。

    血脉燃烧大法虽然也是消耗精血,但这种精血的消耗却是缓慢的,不会全部抽空,但是得来的力量和速度也不如精血祭魂大法来得多。

    云天成缓缓地爬向左三的尸体,他眼中已经流出血泪,鲜艳无比的血泪。

    左三,被云天成从冰天雪地中收养而来的孤儿,也是一个受尽世人白眼,尝尽辛酸苦辣,遇过世间罹难,遭受他人唾沫以对的一个乞丐,他因为像报答云天成的养育之恩,从小便无比懂事,每天都努力学文学武,长大点后更是拼命修炼玄气,只求能够报答云天成,报答他心中的父亲。

    皇天不负有心人,左三也做到了,他的玄气修为也在慢慢的提升着,待得他成年之后,便被委以重任,承担家主重托,成为了云家的左统领,从此后便陪着云天成左征右伐,血雨腥风,冲锋陷阵,直面各路豪雄,在局势动荡的雷岩镇中,为云天成打下一片基业,奠定他那左无煞的赫赫威名。

    而今,他又为云天成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还是得到了一种无比惨烈的死法,为了他这个心目中的父亲。

    有时候,世间因果就是如此,往日的因,今日的果,云天成与左三,谁欠谁的,很难说清,若不是云天成,几十年前左三便被冻死在了冰天雪地中,而今日,若不是左三拼死相救,云天成云也早就被秋处机给击杀了,因果轮回,不过是天意弄人而已。

    云天成终于爬到了左三的尸体前,他用自己那满是血污的苍老的连,摩挲着左三的身体,一如多年前,在左三小时候,云天成也会抱起年幼的左三,用脸去摩挲左三那肥嘟嘟的孩童脸。

    可今日,时过境迁,斗转星移,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现在云天成摩挲的不再是那个童稚的左三,而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冰冷彻骨的尸体,所有剩余的寂寥和痛苦,只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奈与悲怆。

    就在云天成伤心绝望的摩挲之时,左三的身体上突然冒出一阵氤氲的气雾,这气雾很是古怪,有点淡白色,也有点透明虚幻,不多时,这阵氤氲雾气缓缓地化成了一张飘忽的脸,这张脸的模样,正是左三。

    那张脸,正是左三的神魂所化,一些强大的修士,在死后,还可以神魂存留一段时间,甚至还有一些惊天动地的强者,他们的神魂已经可以离体而出,并且具有攻击性,就算身死,只要神魂不灭,便是可以有机会转世重生,比如月神,就是身体自爆后,神魂依然可以存活,借助着冰魄的力量,演变成如今的月神虚体。

    不过那种身死,神魂依旧可以存活的,也仅限于无比强大的修士,若是只是地玄境的修士,只是能够在死后,神魂存留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便会烟消云散,而地玄境也是神魂可以存留一段时间的最低门槛。

    但左三不同,他虽然只有半步丹玄的实力,但由于他用精血灌溉神魂,使得神魂增强许多,所以现在他还有最后神魂存留的一段时间。

    左三的神魂离体而出后,他并没有飞走,而是看着云天成,那张神魂脸上无喜无悲,似乎还有一点点的微笑,左三神魂开口了,他对云天成道:“父亲,在这世间的最后一点时间里,允许我叫您一声父亲。”

    听到这话,云天成的心都要碎了,神魂都要蒸发了,他使劲的点了点头。

    左三神魂晃了晃,似乎是在点头,接着道:“父亲,您养育我这么多年,虽然您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胜过亲生,您对我的情,天可证,海为鉴,永恒不可磨灭,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只想说一声:谢谢您,在我的生命中,能够遇见您,真好,这一世,三儿已经满足了。三儿要走了,不能再陪伴您了,希望您能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您要好好的啊,父亲,您一定要好好的。”

    左三说到最后,声音都变得呜咽起来,那神魂的眼睛好似在哭泣,无比的深刻和刻骨铭心,他的神魂也终于到达时限,正在慢慢的消散着,化作了点点的星光。

    看着左三渐渐消散的神魂,云天成已经是老泪纵横,血泪混合着热泪,流满脸颊,看起来是那么的悲怆,和痛彻心扉。

    “三儿,只希望你去到那边,能够开开心心的,愿你能够到达天堂,化作天使,在天堂歌唱,让自己可以快快乐乐的,永远不要悲伤和难过。”云天成用一种撕裂的嗓音,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到这,他的已经声音哽咽起来,喉咙中呜咽出声,流露出深深的痛处和魂断欲绝。

    “啧啧啧,真是一出催人泪下的父子亲情大戏啊,看得我都快要哭了。好了,我已经给了你们时间告别,你儿子已经化作天使去天堂歌唱了,接下来,你也去死吧,我送你去地狱悲歌,哈哈哈哈哈。你儿子还没走远,你去找他,还可以追上他,黄泉也好做个伴。”这时,秋处机在一旁嘲讽的道。

    他先前就是在一旁看着云天成和左三的神魂,他似乎特别享受这种看到别人家破人亡,亲人死去,然后阴阳两隔的双方痛不欲生的场景,这秋处机看到他的敌人痛苦,他心中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真真是心灵扭曲。

    秋处机说完,便一掌再次对着云天成的头颅拍下,想要故技重施,将云天成的头颅也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