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感人的爱情故事

点星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最快更新九死丹神诀最新章节!

    第1694章 感人的爱情故事

    其中尤其是一些男人,现在都一脸错愕与震惊。

    “乖乖,有一个绝色啊!”

    “这身段,我酸了!”

    “这个小子是桃花精转世吧,雪域圣女救他,现在又来那么一号美人。

    这还是个人吗?”

    甚至是还有很多人在龇牙咧嘴,那是羡慕嫉妒恨啊。

    姜空回了这些人一个眼神仿佛在说这是爷的本事,气的这群人恨不得冲过去暴揍一顿姜空。

    姜空与苏灵芸一群人汇合,也是和他们介绍了一下炎千蝉与樊锐。

    在白帝城的时候,炎千蝉和樊锐在神祇角斗场内,与苏灵芸一众人没有碰面。

    红邪剑在一边,感知到姜空身上强悍的气息后,苦笑一声:

    “那一日一别,再度相见,竟是我无法望你背脊的开始。

    我不如你啊。”

    “人各有造化,你的造化没还来罢了。”

    姜空安慰红邪剑。

    此人的天资其实不俗,只是欠缺了几分机缘。

    就在众人要开始等候的时候,圣阵宗一群人以一女人为首,大步流星走向了姜空他们。

    一时间,引发了轰动。

    “这这这……樊烟郡主也和这个小子有一腿!”

    “天啊!我要杀了这个混账东西!”

    “我的女神啊!”

    在场男人彻底炸锅了,一个个是鬼哭狼嚎。

    在这里有几个女人是所有男人魂牵梦绕的对象,其中圣阵宗樊烟就是其中一人。

    樊烟与雪域圣女一般的孤傲,只是少了那一份冷艳。

    很多男的不敢乞求雪域圣女,可是樊烟那绝对是他们最想要追求的目标。

    眼下,樊烟居然也奔着姜空去了!

    “你给我说清楚,还有几个?”

    “这个我真的不是!你听我说,这个绝对不是,是冤家啊!”

    “好啊,都小冤家了,欢喜冤家是不是?

    姜空你对得起我穆师妹吗?”

    苏灵芸直接给他一脚。

    樊锐躲在姜空背后,浑身直打哆嗦,冷汗淋漓。

    “你,把人给我。”

    樊烟看着姜空虽然很是气愤,可是先前雪域圣女已经出手了。

    那就是一次警告,他们圣阵宗再不识好歹嚣张跋扈,也不敢在一个主宰级的人面前动手。

    “我是他儿子,圣阵宗欺负人,仙女姐姐救命啊!”

    姜空还没有说话,樊锐先开口大喊救命了。

    一时间整个广场安静了。

    那些原本气的倒下去的男人此刻掐着人中继续破口大骂姜空:

    “狗东西啊!狗东西啊!

    和樊烟郡主还有儿子了!

    天啊!这遭雷劈的货!我的女神啊!”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奸人啊!

    我要灭了他,谁都别拦住我!”

    “儿子都有了,我的梦碎了。”

    现在所有人不是奔着造化而去的,一个个义愤填膺仿佛是专门过来声讨负心汉来的。

    姜空整个人都石化了,站在那里的樊烟也是顿时一张脸赤红无比,娇艳欲滴。

    她的话和樊锐的话连在一起,加上比他们小二十岁的樊锐。

    现在的情形就是姜空带着樊锐离开,她作为人母前来要拿回樊锐。

    “不是,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

    姜空连忙对苏灵芸道。

    苏灵芸直接一脚将他给踹飞:

    “滚!”

    姜空本欲要说什么,只感觉到空气似乎冰冷了三分,有些许寒气在躁动。

    “哈哈哈!仙女姐姐要出手了,你们快走吧!”

    樊锐在一边拍手叫好。

    姜空现在巴不得拍死这个小子,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小少爷你可被捣乱了,快和我们回去吧。”

    樊烟边上的仆人道。

    “那个仆人都叫小少爷了,这下子是没跑了!”

    “渣男啊,有了樊烟郡主还不知足啊!”

    “讲不定是这个小子留种以后,圣阵宗不让他见到樊烟郡主。

    樊烟郡主的小子偷偷跑出来见他的父亲。

    父子重逢,儿子不愿意离开他。

    樊烟郡主迫于圣阵宗的压力而不得不要将这个小子带走。

    草根与那站在天宫宫阙的郡主情断此生,因为出身而无法走在一起,明明相爱却是不能成功。

    多么感人啊大家。

    不要骂他了,都是命运!”

    不知道是谁编了一段故事。

    姜空现在脸都绿了,樊烟的脸更是一会红一会儿紫。

    这他奶奶的是哪跟哪,是谁想出来这么狗血的剧情,关键是还和现在的画面对应上了。

    原本骂姜空的男人顿时语塞。

    一个个甚至是开始唉声叹气,同情起来姜空。

    “原来如此啊,是我等误会了!”

    “这个小子实际上是情种,只可惜啊。”

    “定是爱而不得,所以才会装出来一片花心掩盖自己的痛苦!

    实际上他是一片痴心啊!”

    “唉,我不再追求樊烟郡主了。

    我现在只想要他们好好在一起!”

    “在一起吧!这是武修界的一段佳话啊!”

    “我们都支持你们!”

    现场是祝福声连天。

    姜空现在表情比受了重创还要痛苦。

    “别编了!别编了!

    我求求你们了!”

    姜空都快要哭了。

    “看!他的嘴型!”

    “他好像和樊烟郡主说别走了!别走了!我求求你了!”

    “哎呀,我要感动死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这仿佛给了姜空最后致命的一击,他战斗过那么多次,多少次在刀尖上走,在生死边缘徘徊,都没有现在这么想死。

    这群人的脑洞怎么那么大啊,头上怕不是装着一个丹田吧?

    谁都没有见到,坐在那里的雪域圣女,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空气里的寒气都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