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4章 引狼入室11

若雪乖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最新章节!

    神特么不远了,二十六到三十,那中间还差着四年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四年就是一千四百六十天,差着这么多,哪里不远了,啊,哪里不远了。

    李娅娅并不能听见秦芷雪的心中在咆哮,单是看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扭曲,就能猜到秦芷雪现在心情肯定不好。

    云初在一旁瞄了一眼李娅娅那因为得意而略略抬起的小眉梢,心想这闺蜜待原主倒是挺好的,处处为原主着想,也就原主傻,为了这么个男人,和闺蜜闹翻。

    女人间的那些小心思,也只有女人才知道,像裴寒启这样的直男,是听不出什么来的,也不会觉得李娅娅这话有什么毛病,秦芷雪平时打扮的确比较成熟,而他又不知道秦芷雪的年龄到底有多大,所以说三十岁,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也有二十五了,秦芷雪又比他大,所以裴寒启一点也没怀疑,李娅娅说三十岁,是故意在挤兑秦芷雪。

    “原来表姐你今年才二十六啊,只比我大一岁,我还以为,表姐应该会比我大好几岁。”

    裴寒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差点没让秦芷雪吐出一口老血来。

    别人这么说她也就算了,怎么连裴寒启也这么说,难道她看起来,真的有三十岁那么老了吗?

    秦芷雪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挺显老的,还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李娅娅心里快要笑疯了,裴寒启这是什么神助攻啊,刚还以为裴寒启有那么点花花肠子,把表姐弄到家里来住,这会儿李娅娅倒是不怀疑了,但对秦芷雪,她还是抱有一丝敌意的。

    云初也挺乐呵,裴寒启这是无心之句,但让听的人却心情复杂,秦芷雪那握着筷子的手,都快要把筷子给掰断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硬着头皮,对裴寒启露出甜甜一笑:“是啊,我就只比你大一岁而已,而且,我是上个月才满的二十六。”

    事到如今,秦芷雪也只想尽可能的表示自己还年轻了。

    “还真是看不太出来呢,表姐才二十六,保养的不错。”李娅娅和裴寒启都往秦芷雪的心口上捅刀子,云初又怎么能光看不做呢,于是乎,也慢悠悠的捅了秦芷雪一刀。

    秦芷雪这下连硬挤出来的笑也笑不出来了,看云初的眼神带着一丝愤怒,云初倒是一脸单纯的迎上了秦芷雪的目光,似乎看到秦芷雪生气了,还有一丝诧异的歪了歪头问道:“表姐怎么了?没有胃口吗?”

    秦芷雪心想,被你们一个二个的这么编排,能有胃口才怪。

    “我胃不太舒服,我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吃吧。”秦芷雪看起来无精打采,要不是因为裴寒启在这里,她现在恨不得冲过去扯云初的头发,不然她忍不下这口气,可看了看英俊的裴寒启,她终是咽下了这口气,只是临走时,给了裴寒启一个忧郁又低落的眼神,那模样看着,含情脉脉又楚楚可怜,是个男人看着都要心疼了。

    秦芷雪回了房间后,裴寒启才回过味来,察觉到自己好像说了一些过分的话,微微拧了拧眉,云初看裴寒启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担心秦芷雪。

    李娅娅见裴寒启在发愣,挑了挑眉,装作漫不要心的问道:“寒启,你发什么呆呢,怎么不吃饭,该不会是在担心你表姐吧。”

    裴寒启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心虚,担忧道:“我们刚才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表姐是不是生气了?”

    他这话是对着云初说的,意在寻问云初。

    可云初还没答,李娅娅反倒抢白道:“我们说什么了,怎么就过分了,要是因为这点事就生气,那你表姐还挺玻璃心的。”

    李娅娅对秦芷雪的印象不太好,所以说话也冲了点,这让裴寒启稍稍有些不满,秦芷雪毕竟是他的表姐,也算自家人,被一个外人这么说,他难免起了点保护的心思。

    “表姐她前段时间刚离婚,心情本来就不好,最近又跟家里人吵了架,又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刚才我们还那么说,想必她应该是伤心了。”

    李娅娅咬着筷子,心里轻哼了一声,还心情不好,情绪不稳定,刚才她看秦芷雪在厨房里面像只花蝴蝶一样,不是挺快乐的么,就说这么两句,就伤心了,完全就是个绿茶女表嘛。

    男人对绿茶女表这种生物,是不太能理解的,可是女人不一样,她几乎不用和这个女人接触,只是看一眼,就能确定这个女人是个啥玩意儿了。

    像秦芷雪那样的,妥妥的绿茶无疑了。

    “你说你表姐离婚了,她为什么离婚啊?她才二十六岁,这么年轻,想必也才结婚没多久吧,怎么没结多久就离了,是有什么原因吗?”李娅娅这个人向来直白,她把叶云初当闺蜜,裴寒启又是叶云初的老公,所以她也把裴寒启当自己人看,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以前李娅娅也是一直这么说话的,裴寒启也没觉得不妥,可是今天,裴寒启却不太想回答李娅娅这个问题。

    秦芷雪离婚的原因,裴寒启还是知道一点的,大约是她的前夫对她不好,她就出轨了,然后就离婚了,本来这事他不应该知道的,是他妈和叶云初聊天的时候,他在旁边无意听见的,虽有些意外,但他也没多想。

    此时李娅娅问起秦芷雪离婚的原因,裴寒启却不太想说。

    没有从裴寒启这里得到答案,李娅娅只是挑了挑眉,但她并没有放弃,转而去问云初。

    云初瞄了一眼裴寒启,心中冷笑,现在就开始怜香惜玉了吗?他倒是挺多情的,真当自己是属中央空调的吗?

    像裴寒启这样的男人,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直平平淡淡的,他倒是个不错的老公人选,可偏偏他这种人,又是最受不起诱惑的,一但身边出现了诱惑,那他随时都能临阵倒戈,十分靠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