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查到关于她的消息

作者:九九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不灭武尊仙帝归来天下第九仙宫三寸人间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最强唐僧战西游医圣传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最新章节!

    为了不让聿峥丢了这半条命,宫池奕帮忙查北云晚的消息也的确卖力。

    稍微有那么点倾向知道北云晚和沐家可能有关系的时候,宫池奕正好在荣京陪着妻子,所以干脆找沐寒声聊去了。

    那时候聿峥去查了北云馥背后的关系,不在仓城,这一次回来估计得好几个月,宫池奕有足够的时间处理。

    谁知道,他第二次去找沐寒声的时候,事情基本就有了答案。

    头一次时,沐寒声是拧着眉接待他的,看起来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薄唇漫不经心的,“外面那些传闻你也信?”

    宫池奕“切”了一声,“跟我还用得着瞒着?都说沐老没有驾鹤西游,而是在某个世外桃源逍遥,别人觉得是传闻故事,你自己还不清楚是真是假?”

    沐寒声颇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最终淡淡的一句:“不想让他们再操心这些事。”

    所以,无论什么事,不想再牵连老人,让他们出现。

    宫池奕挑眉,“我也没说让沐老出来挑担子,但是你或者沐老都真的不知道北云晚是不是你们家骨血?以及她现在在哪?聿峥可能真的就疯了,你舍得丢了这么一个大将?”

    其实,沐寒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也还没确定二老在哪。

    但是圈子里,隐约是能听到这个传闻,说沐家丢过一个孩子,到现在也在找。

    宫池奕略微蹙眉,“这么一说,我确实记得,当初老头子把我领回家之前,也有人来看过我,大概以为我是沐家丢了的那个孩子?”

    那时候他、郁景庭和北云晚都在孤儿院被收养的。

    郁景庭是情况特殊,暂时待在孤儿院,后来离开。

    他被父亲宫池中渊接走,北云晚则是被北云家带走了,至于原因,应该是北云稷需要肝源,北云晚正好匹配。

    所以,此后这么多年,沐老当然得不到北云晚的消息。

    说完这些情况的第二次去找沐寒声,他的态度明显的变了,颇有意味的看着宫池奕。

    又或者说,带点敌意,“你和聿峥感情很好?”

    宫池奕被问得一愣,“哪种感情?”

    沐寒声不疾不徐的抿着茶,就不问第二遍,只等着回答。

    宫池奕敲着食指斟酌了会儿,“该不是……找到北云晚了?”

    “……”沐寒声沉默。

    “她的确是你们家的孩子?”

    “……”还是沉默,看都没看他。

    宫池奕纳闷了,咋这么大的敌意?

    半晌,终于听到沐寒声说了一句:“她病了,挺重,如果可以,就让她一直在那儿生活。”

    这是沐老沐钧年的意思,也是沐家上下所有人的意思。

    病了?

    宫池奕皱起眉,“肝病?”

    沐寒声指的是她怀孕,整个人颓丧得不像样,每天吐得水米不进,瘦的皮包骨。

    而关于孩子父亲,她只字不提。

    听到宫池奕这么问,沐寒声才紧了紧眉峰,“她的肝……是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啊?”宫池奕被弄得有点懵。

    沐寒声倒是神色泰然,“没来得及查。”

    哦,宫池奕点了点头,道:“北云稷小时候生过病,正好那时候北云晚被收养的,一直到她高中吧,做了捐肝手术。”

    他没有直接说北云家收养她就是为了要她一叶肝。

    沐寒声一直蹙着眉,但是也一直没说话。

    宫池奕瞧了他好几眼,“你倒是能不能跟我说了,北云晚去哪了?我好给聿峥一个交代。”

    沐寒声看他,“给他交代?”

    这么看来,就不用猜了,孩子只可能是聿峥的,这也是聿峥一直找她的原因了。

    “他们俩的事,你清楚?”沐寒声又问。

    说实话,宫池奕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就是那个简介拆散人家的始作俑者。

    所以,他很认真的斟酌了好一会儿,该怎样去描述聿峥对北云晚并非无情无义,偶尔被传在外面的那些传言,也并不是表面听起来的那样。

    “如果说,年少时期北云晚对聿峥纠缠不休是为了让聿峥看到她、喜欢她,那现在北云晚想着放弃,聿峥反而想方设法的要保持好关系,就是他把她种心里去了。”

    沐寒声听着,薄唇微弄,“他这么痴情?”

    “可不?”宫池奕勾着嘴角,“咱们这一行,这个小圈子,你说哪个不是情种?”

    把沐寒声和他自己都夸了一遍。

    结果,最后沐寒声还是不冷不热的一句:“你就告诉他不知道。”

    嗯哼?

    宫池奕一脸纳闷,只觉得有隐情。

    回去之后,他给聿峥打了电话,问了他们之间到底是不是出了什么,“你把北云晚怎么着?估计是让他们家看到了?我看沐寒声对你敌意可不小。”

    聿峥也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明明说好过来找他,最后却是一声不响的走掉。

    所以,他也只扔给宫池奕一句:“这不是你该查的么?”

    宫池奕语塞。

    可不是,就是他该查的。

    然后,他兢兢业业的从北云晚那天的所有行程开始查。

    毕竟是擅长干这种事的,宫池奕查出结果也用不了多久,却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聿峥了。

    他真怕聿峥在那边分心,出点什么事可不像以前了,现在他受伤回来没有北云晚让他看、让他抱的。

    宫池奕查出晚晚怀孕后,第一个让知道的,自然是吻安了。

    吻安听到之后怔怔的站了会儿。

    然后才拧眉,“所以聿峥到底做什么了?晚晚那么喜欢他,以她的性格,应该是欢天喜地的回来告诉聿峥,最不行就是肆无忌惮、恶劣的用孩子威胁聿峥娶她才对,结果是这么跑掉?”

    宫池奕看着她,带了点探究,“连你也不知道?”

    吻安看他一脸怀疑,一瞪,“我上哪儿知道,这些日子我都在忙什么你不知道?我跟晚晚什么时候见过面?”

    男人识趣的不说话了,因为老婆被他送到荣京学习来了。

    几个月之后了。

    宫池奕知道聿峥要回仓城,事先打了个电话探探他的情绪状态。

    电话通了之后,宫池奕轻轻挑眉,“馥儿跟你在一起?”

    聿峥冷调子哼了一声,“嗯。”

    什么个意思?

    宫池奕满腹猜测,“你们俩和好了?”

    “没有。”聿峥的回答很干脆,也很不耐烦,“你只是找我问这些?”

    当然不是,宫池奕淡笑。

    只听继续道:“我会回去,等把她送到墨尔本就直飞你那儿。”

    把北云馥送回墨尔本?

    “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们俩这段时间还算和平的相处,你也基本搞清楚她身后是什么人了?”宫池奕问。

    算是吧,聿峥略微点头,“我回去再说。”

    宫池奕只能点头,等他回来。搞得他还有点紧张。

    不是宫池奕的错觉,那天从机场把聿峥接到,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忽然沧桑了不少,或者说历练得跟一块石头一样,眼神更是有棱有角。

    “这么看我做什么?”聿峥眉峰轻拢,淡淡的扫了一眼一直盯着自己的宫池奕。

    宫池奕挑眉,“帅!”

    他不予搭理,直接跨上车后倚靠着,一言不发,沉默得让人难受。

    宫池奕坐在他旁边,几次欲言又止,就是不知道从哪开始说。

    最后是聿峥闭着眼问的,“没消息?”

    他想了想,“算是有,但不一定是你喜闻乐见的。”

    他直接把医院那边调出来的资料都拿过来了,递给聿峥。

    男人睁开眼,墨色的睫毛略微低垂,视线落在单子的“妊娠”字样上,浓眉一点点的聚在一起。

    “医生说,北云晚……”

    “我识字!”聿峥忽然冷厉的嗓音打断,那声音里明显的带了烦躁。

    好像这件事,别人多说一遍,他的痛就多一分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