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八章 佛堂白莲谢 玉树庭前开三

作者:步蟾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不灭武尊永恒国度仙帝归来天下第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仙宫鉴宝神眼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云行记最新章节!

    敖龙君只觉龙鳞之内似有异物钻入,犹如蚂蚁啮噬,酥痒难耐,立刻就将身躯一抖,而后龙身卷起再是伸展开来,便见黝黑潮浪之中一头金光闪耀的巨龙之身,搅动天水浪潮。

    弘掌教已是知晓此辈心思,当下将怀中玉如意取出往前一点,大声道,“速降此獠除去。”

    王善渊与林虚静二人皆是点首,法力暴涨起来,万千金光紫气齐齐卷出,江海起潮浪,狂浪怒拍。天龙发出一声龙吟, 也是法力转挪,随后立刻将所有潮浪吞入腹中,再是往云中一翻,四顾之时似乎已是将那魔主吞去。

    弘掌教自法驾之中走出来,负手望去,少顷听得潺潺流水之音,忽而又似有珠玉击撞,俄顷潮浪泛起之声,四方天宇秽气弥漫,层层灰霾落下,那玄黑潮水涌起泛着黑光。

    不多时周边四个方位各有一人站在浪头,乃是三位魔主以及不言尊者。弘掌教面容冷峻,这四人看去法力完好无损,若是一意在此拦住,那要脱离此地也是有些麻烦的。

    正在思索之间,又是一个浪头卷起,自浪中钻出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少年道人。昆仑几人一看,都是有些惊讶,此人正是年少之时的王善渊。

    毕焱燚轻哼一声,嗤笑道,“原来是‘既往更新’之术,堂堂妖邪只有这等手段吗?”这等术法有其神奇之处,只要长久运转下去终有一日就会逐渐取代中法之人。不过此术弊端也是十分大,需要借了施术之人自身气运根基,若是此术失败将会受得重创。

    那少年道人嘿嘿笑道,“毕真人好眼力,今日我就是王善渊,不过王善渊尚不是我,若我杀得王善渊,那我就是王善渊,我若杀不得他,那我还是王善渊。”

    “歪门邪理。”王善渊胸中一股怒气涌起,思索下来应当是昔年前往雷泽被吞去一具分身之故,这才令这妖邪以邪术蛊惑。一步踏出来,屈指一弹,乃是一道五行天雷正法,直击这少年王善渊。

    后者嘿嘿一笑,言道,“道友可要思虑清楚了。”竟是任由那五行天雷正法击杀下来。

    王善渊神通才是发出,就觉一股雷霆悬在头顶,不禁心中一惊,立刻推算,须臾就把那雷霆收去,双目一瞪恨恨盯住那少年道人。

    诸囚等人眼见王善渊法力收发顺心如意,已是臻于细微,皆是不禁微微颔首。

    “这是何等法术?”弘掌教心中惊讶,方才那少年道人不闪不避,若是五行天雷正法将此人打中,必定可以重伤此辈,少得一个对手。

    毕焱燚面色从容道,“这妖邪所言虽是歪门邪理,却也的确有几分得意之处,不过终究是邪门歪道,空有诡异之法,而难得正传。”

    江高真闻言微微颔首,那术法确实有些诡异,中法之人双方都不可对彼此出手,否则伤人便是伤己。

    “敢问毕真人,此法当如何破去?”王善渊此刻反而不太在乎眼前之人了,而是寻思如何破去此法,否则终有把柄落在妖邪手中。

    毕焱燚瞥他一眼,呵呵道,“自然是将施法之人镇杀,使得此辈法力不至于外泄,如此一来便可解脱,你还可获得那妖邪的法力。”

    王善渊却是丝毫不关心可以获得哪些好处,而是眼前祸端不除根本不能安心。想到此处,他喝了一声,“那三大魔头交与贫道,其余还请诸位同门出力。”随他语声一落,化作一道浩大光芒杀将出去。

    林虚静听着方才之法也是心中紧凛,若果然如此,那么自身也是十分有可能被此法侵入,当下更是不敢掉以轻心。随后素手一抖,乃是一只花篮。此宝物专门用来捉拿神魂之物,可谓是无往不利,但是短时间之内只能施展三次。

    她把这花篮往前一抛,那白衣少年道人与不言尊者都是微微后退,此刻其等都无正身,实则就是神魂所化,知晓这等宝物若是将自身困住,定然不可再动作。当是时,不言尊者立刻身化不动怒目金刚法身,但见百丈金刚之身金光大放,宝相庄严。

    这怒目金刚法身被花篮扯住,但是其却是生生顶住。与此同时,白衣少年道人似乎对这花篮十分熟悉,口中念着口诀,而后,背上飞出一柄青火飞叉,立刻往那花篮之中投去。

    王善渊此时根本不做留手,其等本就是神魂之流,在他这等浩大玄法之下立刻处在下风。

    弘掌教微微一看,便是将法驾摆动,往西方大日如来寺去了。

    两处斗法,已是不知打破了多少山河州陆。云沐阳等人与王臻斗法之处,万般法光爆发,千般奇诡运转。荀豫章手中所持春秋笔似乎墨水已尽,多次施展神通之后再是落下都是显得迟滞不已。

    这却是王臻在看了那五妙法之后寻到了破解的法门,后者在斗法之时又颇是拘泥,这才让他找到了应对之功。不过他却是丝毫不敢放松,余下之人皆是法力通玄之辈,尤其是那云沐阳每每法力落下都是恰到好处,无论自身如何变化都是会被其一气击破。

    这等时候他是分心三用,若论难易程度自然是云沐阳等人最难对付,其等五人可谓是同心齐力,意志坚定,而那昆仑则是实力更强,没有弱手,可是其等斗志寻常,若是解决起来反而容易不少。至于大日如来寺二人已是他掌中之物,其可容忍他人沾手。

    一番斗法下来也是颇有心得,不过眼下昆仑之处竟是要同来对付自己这却与他初时设想有些不同。他心中略一思忖,立时就是有了主意,眼下大日如来寺二人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反抗之力,便是出得其极乐世界也可立刻捕杀。

    他再是稍稍感应座下佛像,已然到了完全崩塌边缘,只要佛像崩塌,那自然就可随意拿捏了。

    他心中一动,自佛像之上站了起身,随后起手一划,一条银河闪现。这银河不断扩大,将他与云沐阳等人距离瞬间拉开。

    云沐阳目光立刻变得更为幽深,随后一步跨出,却是天涯咫尺与虚空剑盾同时使出,汇集亿万剑流齐齐斩杀过去。其余四位元神修士见此仍是不见半点慌张,保持四象阵势,一同攻杀。

    王臻眼见此等法门稍稍延缓,再是取出一朵白莲,将此物往前一扔,这白莲无端端起了火苗,倏而窜起来,化作火龙往四方而去。

    云沐阳神情一动,清喝一声,背后就有金阳火光出现,乾阳天火灯立时落在下方,无论那等火芒如何攻杀都是被这乾阳天火灯镇住。

    “绝不可让此獠斩杀了那两个老和尚。”余鲲子立刻化作元身,展开双翼,金爪探出,随他运转法力,轰轰之声不绝于耳,响彻天地。而后其金爪落下之处虚空顿时崩塌下去,瞬时之间止住了王臻法力变化,这却是他运使了虚空之法,断绝其人遁逃后路。

    连连施法之下,又是面对如此对手,无人敢轻视,此刻荀豫章自觉法力流失过多,一旦自己势弱势必影响四象阵势,当下就是转守为攻。不过那王臻似乎已有感应,在他变化之时,立刻以法力相扰,使得他再度运转阵势,转变方位。荀豫章也知如此下去,此战很有可能毁在自己手中,当下再度将春秋笔拿出,咬破舌尖,以血为画。

    王臻冷眼望着,饮鸩止渴,固然能够应付一时,可是到得精血耗尽那便死路一条。思索之时,却是乾阳天火灯发出无边威力,竟是令他心中生出不少骇惧来。不过正好是一个机会,却是可以顺势而为。当下立刻化作一道长虹跃起,两袖挥开,落下漫漫黄沙。

    “哪里走?”余鲲子见他似乎要遁走,再度把周边虚空都是抓碎。果不其然,那王臻似乎有些狼狈从一处虚空之间冒了出来,对着他冷冷一笑,起了一道灰白烟气攻杀过来。

    顷刻之间发生如此多变化,范桐在一旁对这妖邪法力认识更是深刻。若说云沐阳法力那是渊深无匹,雄厚绵长,至刚至阳,斗法都是直来直去,那这妖邪这是诡谲云起,变化无方,至奇至邪。

    他见这灰白烟气,立刻把拂尘一甩,发出一道清清光亮前去阻拦。得了这片刻机会,余鲲子身形一跃,穿渡虚空而去。随余鲲子法力一转,遁去他处,那玄凰也是发出数道神火天雷驰援。

    然而此刻,林虚静与王善渊二人已是将要把魔主等人降伏之时,忽然之间生出异变,三位魔主齐齐发出一声长啸,再是长烟一滚,任由王善渊如何施法都是无法阻拦,须臾竟是化作一人。此魔头身高万丈,浑身黑光,伸手对着王善渊打来得铁链就是狠狠一抓,再是往前一拉。

    王善渊只觉被一股巨力拉住,几乎打个趔趄,他立刻止住,随后甩出一件法宝往那魔主身上盖去。须臾,眼前忽然一个女子伸出素掌,裹动无穷法力往他法身劈打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