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作者:十一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都市最强仙尊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神道帝尊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最新章节!

    走在路上连续问了好几个宫人,每一个都看着我却不愿多说,一副警惕的样子!好一会儿,这才有个侍女捂着嘴细细将我打量道:“看姑娘着装,是哪个宫中的姑姑吧?那西公子果真是个招蜂惹蝶的,竟然连宫中的姑姑也敢招惹了!你们且跟着我吧,我知道他在何处。”

    红泪正要开声,我阻止了她,笑着说:“那就有劳姐姐了!”冷漠尚未封后,我在这圣德帝宫也少走动,这里的人不识得我是正常的,其实就像西罹绝所说,名字在这偌大的圣德帝宫有什么意义呢?

    “西公子,有人来找你了!”那侍女带我们走到一偏僻的宫殿中,这里看起来残花落叶飘满地,进了门却让人大吃一惊,这西罹绝真是好性情,这这质子当得也太过舒适了吧,他竟把这清寒无比地宫殿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在这里无朋亦无友,谁会寻我?明珠,上日你带来的桂花酥如今想来真真让人垂涎三尺!”只见西罹绝将一绳子系在两树中央,他八尺高的身躯就那么悠然自得躺在那悬空的绳子上边,闭着眼睛小憩着。

    那领我们来的叫明珠的侍女听到他这样说后,脸忽然有些羞红,低着头道:“难得西公子喜欢,明珠这就去给您再送过来了!”红泪目瞪口呆看着明珠小跑出去,我笑出了声:“难怪二皇子不愿离开这,原来这儿倒也是一片人间仙境。”我自顾自走到老树下的石凳上坐下,那西罹绝听到我的声音,才睁开眼睛看了看我,道:“原来是你!”他笑得灿烂,翻了个身下了绳子,拍了拍衣服,道:“你不好好练你的鞭子,来我这里作甚?”

    我从红泪篮子中拿出了两瓶茅台,在手上摇了摇,轻轻打开闻了闻,那酒香顺着飘散了出来,我递了一瓶给他,他接过道:“至少超过百年的好酒。”我说:“二皇子还真是博学呀!不错,这是前东都酒窖中年份最长的酒,平日可不是轻易能饮到的!就连帝皇也要有宾客来才能小尝!”我压低声音对他说:“我偷出来的!”所以不能怪红泪一路上对这两瓶酒遮遮掩掩的,她生怕被别人知道她家小姐我竟然会到酒窖偷酒去!

    “哈哈哈哈哈哈……”西罹绝喝了一口,大小道:“果然是好酒!姑娘,你千辛万苦偷了这酒来找我,可别说那夜里一别,你对我思量过度啊!”

    “我叫冷暖,二皇子!”我也喝了一口酒,那辛辣的感觉冲上了脑门,过后却口齿留香,不愧我半夜跑去偷酒,“二皇子放心,你这宫中虽冷清,但宫外仰慕你的莺莺燕燕可不少!我却是不愿做她们其中一个的。”

    “你倒也是诚实,你究竟找我何事?”他坐到了我对边,我看着手中的酒瓶问:“二皇子既然豪爽,我也就不遮掩了。二皇子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回西都吗?如果我说,我愿意助你会西都呢?”那西罹绝听我这么一说,眼中出现了一道犀利的精光却立刻消逝。

    “倒是有趣,为何你会想要助我回西都?”

    “听闻西王近来病重,但西都却迟迟未立太子,以二皇子的才智还怕登不上那位置吗?”如果我没有看错,眼前的西罹绝绝不可能像表面如此简单,一个可以逃脱却甘愿困于此地的人,一个用石子便能击中我的人,不简单……

    “然后呢?”

    “归顺圣德国。”我淡淡开了口。

    “呵呵呵,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这圣德帝竟然会派一个女子来当说客,倒是让我没想到的。”西罹绝又喝了一口酒,笑得如同三月春风那般温柔,看着我道:“我在这里的日子过得不亦乐乎,我又为何要回到那硝烟战场去呢?”

    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轻轻放在桌上道:“这里边是我为你收集来的如今西都现况,你离开一年怕是不知道如今西都被你大哥掌握在手,他控制了都宫,就等着你父亲逝去便登基称王。”我又淡淡看了西罹绝脸色轻轻一变,道:“听闻二皇子向来孝顺,年幼时虽四处游览,但西王一道诏令便让二皇子连夜赶回西都,披盔戴甲上了战场。二皇子,若留恋圣德宫中这世外桃源,不愿离去的话我也是无话可说的,只是等二皇子化作一捧黄土与西王相遇时,是否能够问心无愧?依旧像以往一样叫上一声‘父王’?”

    西罹绝不再藏着的他凶狠的眼神,他直盯盯看向了我,我确实若无其事又喝了口酒,接着与他对望,他那充满怒火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吞了一样!我却淡定得脸带微笑看着他。

    “西公子,我将桂花酥给你送来了!”明珠笑吟吟地走进来,那西罹绝立刻收起了浑身杀气,恢复了温柔的笑脸说:“有劳明珠姑娘了,你也尝尝,明珠姑娘这桂花酥可不是盖的!”

    “西公子喜欢就好!”明珠笑着福了福身子,见着我们二人在对饮,她看向我有些不悦道:“姑姑难道不知道酒多伤身么?姑姑爱喝酒一个人喝着便是,何必拉着西公子一起坏了身子呢?”说了白了我一眼,红泪不愿意了,站出来道:“你这婢子真是尊卑不分,西公子还未说什么,哪里轮的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明珠被红泪呛得无话说,转过头抓着西罹绝的袖子晃了晃,娇滴滴道:“西公子,明珠也是为了你好,你瞧瞧,她们这是什么意思嘛!”

    “明珠莫气!”那西罹绝拍了拍明珠的手背,温柔地说:“这宫中你待我的好,我都记着呢!”那明珠抬着头看向了我,目光中带了些洋洋得意。

    “咦?这是什么?”明珠看向了桌子上的信,伸手就要去拿,我眼疾手快抢先她一步将信放进袖子里,道:“明珠姑娘不是你的东西不要随意碰的好!”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一样都是宫中的侍女!”明珠冷嗤了一声,“若不是西公子赏面如今你能坐在这儿么?”明珠说话时俨然像极个女主人一样。

    “明珠,那信是我写给姑娘的,你就莫胡闹了!”西罹绝忽然开口,一脸看好戏的看着我。

    果然,明珠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哭丧了脸道:“西公子,你怎么可以……明珠与你已经识得一年了,这人你才认识多久,你怎可这样对明珠……”

    “哎,明珠,有些事情不是认识多久决定的,我第一次见到她时便被她吸引……”西罹绝依旧看着我,温柔似水,看起来真像把心许给了我一样,那明珠见在西罹绝那讨不得好,便将怒火指向了我:“你,竟然敢跟我抢西公子!”说着便扬起手,红泪将她的手抓住,厉声道:“也不看看你与我家小姐,如何能相比?”

    “红泪!”我摆了摆手,红泪气呼呼将明珠的手甩下,我看了一眼明珠,说:“明珠姑娘的情谊连我也被感动了,我定不会同明珠姑娘争二皇子的,明珠姑娘且放心好了!”

    “真的?”明珠一脸委屈看着我,我回过脸瞪了一眼西罹绝,他却煞无其事喝着酒。

    就在这时,宫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帝王驾到!”

    那西罹绝微愣了一下,接着眯起眼睛看向了门口,随后扯开嘴角笑着道:“圣德帝王?”

    多日未见冷漠,如今他已经不再穿着那身黑袍了,换成了九五之尊黄色衣袍,他缓缓走进来,那西罹绝早已站起身,明珠战战兢兢退到了一边,我却依旧坐着,明珠眼中有些惊讶看着我。

    却见冷漠手中带着一件女子衣袍,他走到我身边,将衣袍盖住了我的身子,又细心把领带给我系好,将我的头发捋了捋,说:“我到宫中寻你,你不在,怎么跑到这来了?让我好找!这天气虽然春分时节,可早晚依旧凉透了,你这身子不可穿的如此单薄!你在饮酒?”他看到我桌子上的酒瓶,皱着眉头说:“你可知……”

    “扑哧”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当上帝王后这样子也得装一装,怎的还和以往一样念念叨叨没完没了呢?”

    他温柔地牵住了我的手,说:“下次想要喝酒吩咐下去便是,这么大了还学着偷酒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帝王苦了自己的妻子,连酒都不让你喝!”

    我点了点头,他终于看向了西罹绝,脸上却没了半分温柔,恢复了那周身散发的寒气淡淡开了口道:“西周二皇子,久仰大名!”

    西罹绝看到冷漠如此对我,本就愣住,看向我的眼中竟多了几分复杂,但随即消逝,他笑着对冷漠说:“圣德帝王安康,在下西罹绝。”

    “朕近日忙于政事,本该早日接见你才是,在此地住的可还习惯?”

    “多谢帝王!在下一切都好!”

    “那朕同暖儿便不扰了二皇子清净,走吧,我们回去吧!”冷漠轻声对我说,

    “等等!”西罹绝开声道,却不看向冷漠,他正眼看向了我说:“先前不知道姑娘便是圣德国未来帝后,如今倒是知晓了,那封信,可否交于在下?”我笑着从袖子中掏出那信,放在桌上道:“那是自然,这本就是二皇子的东西!”

    西罹绝道了句:“多谢!”

    我与冷漠转身离开,那明珠早已瘫倒在地上,她心中想:她刚刚得罪的,是圣德国未来的帝后?她想到这浑身都是冷汗。

    西罹绝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信缓缓将它收进袖口里,看着远去的身影,未来的圣德帝后,冷暖?这时,西罹绝的眼睛落在了刚刚冷暖坐着那位置上的桌子,有两片落叶的叶子被剥光撒在地上,留下来叶子上的那根小枝子被缠绕在一起,顶端被打了个结。西罹绝忽然忘记了呼吸,他的眼睛忽然有了不一样的亮光,整个人被拖进了回忆:那一年,有个小姑娘在那树下,也是将一模一样的东西放进他手里……

    西罹绝疯了一样追出宫殿门,却见那仗队已远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