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番外|范红姗03

作者:婔姿珏然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之神级宗师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太上剑典升官有道修神外传仙界篇大数据修仙重生家中宝最强医圣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重生当军嫂最新章节!

    ——————

    周一琅抿着唇皮,压下心腔的怒意,埋头苦干——这该死的女人,发生什么事情含糊不清的回答,如今躺在他身下还在胡思乱想……

    连两人亲昵当中有没有‘好’,居然都不明了?!!

    气煞的男人,气息粗重的更是用劲地要征服——

    范红姗闻着鼻前,清爽肌里缓缓透出来的汗息,原本用力推拒的双手,不知何时变成了捏紧他的双臂用力稳住重心,心里侧乱糟糟的想着:

    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范红姗也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周一琅,使得他下半夜里,性情大变地一直翻着法子折腾自己。

    最后,累晕过去的范红姗甚至不知道,她哭晕过去时,喊出了心里最想要说,又不敢做的的话:

    “先生、能离婚吗?”

    她要退货。

    范红姗不知道自己说了啥,但是,刚达到身心舒爽男人,听到妻子这无意识的嘟嚷,整个人都僵住了!

    直到气息平伏下来,周一琅才缓缓退开她的体内。

    望向她昏睡过去的容颜,眼神却没有餍足的温驯,却有着暴风雨来之前的阴戾。

    灯光下,妻子的脸上、身上,都是他卖弄出来的淡粉潮,特别是胸.前、腰际被他兴奋之际,大力攥紧时,留下了很多瘀痕。

    这是结婚八年以来,他最为疯狂、毫无节制的一次。

    然而,他的妻子,却问他,“能离婚吗?”

    这是不满意他的能力?

    周一琅心里非常不爽,面上就很臭、面瘫的俊脸更是冷峻。

    范红姗一觉疲软的睡醒过来,根本就没有往别处多想,以往是如何过的,日子还是如何过。

    早上六点起来做早餐,六点半叫醒两个孩子,七点前让孩子们吃过早餐,然后送到楼下,就会有车来接他们上学。

    孩子们都是全日制,每晚六点左右,就会先周一琅一个小时左右回到家。

    而她侧在每天早上八点的时候、进房叫醒丈夫,八点半目送着他上班,之后到晚上六点前,她的时间就是自由的。

    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个无根的浮萍,在她想通之后,就自行找乐子,这个年代,别的没有,但是老手艺的传授师傅还是有的。

    她每个月都有将近二百块钱的‘月薪’,这一点,周一琅从来没有少过她,她事实上,并不太清楚周一琅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只是见过他的书房里,全是外文,要不就是哲理、书画之类的书籍。

    她也没有心思探究他的为人、工作之类的。只在他要自己陪同参加晚宴时,尽量做好一个得体的‘周太太’。

    平时,她就是利用月薪,找到了一个老太太,学了一手的刺绣,这一学,学了足有七、八年了,老师傅也从一个健康的妇人,变成了一个半瞎的老婆子。

    明白过于用眼会对眼睛不好后,范红姗也只是将刺绣当成了自己的一个爱好,只做点小玩艺,送给两个孩子,或者做布艺。

    另一点,她还学了国画和书法。这一点,是她自小就学的,她爹未过世前,就是个穷酸的老书生,最拿的出手的,就是那一手毛笔字和国画了。

    只可惜,范家两个儿子都没有天份,倒是范红姗自小就乖巧,得了父亲的九成功力,再经过这几年的习作和熏陶,她这两门手艺,已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可惜,范红姗从不在外人面前动笔,也唯有家里的两个孩子多多少少知道些,他们这个继母,有一双灵巧的手,做什么东西都是极好看的。

    范红姗送走孩子,就照早回房唤醒丈夫。

    “先生,已经七点五十分了,你醒醒。”

    范红姗穿着一身简单得体的居家服,并没有任何的贵妇人之态,仅仅色泽比普通的布料多了一些鲜艳的色泽,再加上她的五官其实并不十分出官,她又有意将自己打扮地泯灭于众人。

    让人看了她第一眼,只觉得她平淡如水,非常普通的小妇人。

    周一琅闻声睁开眼,就看到了妻子习常的装扮。

    特别是对上她留海下的那一双隐藏着淡漠的眼眸,耳边立马就想起她临昏睡过去时、那短短的几个字,字字如千钧。

    范红姗已经进入了她‘保姆’的角色设定,根本就没有看向周一琅的脸色,只低头当打招呼,重复重点:

    “先生,快八点了,起床吧。”

    “嗯。”周一琅刚应了声,就见妻子已经挺回身,然后就直接转身就走人了。

    周一琅:……为毛他有种,被人嫖过就甩的即视感?

    范红姗却是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习惯的先去将餐桌整理干净,然后将丈夫马上要食用的早餐一一端出来。

    相对于一对孩子喜欢吃面包和甜心,周一琅早上更喜欢喝豆浆配鸡蛋、或者是吃一碗肉粥,八点四十分准时出门。

    这段时间,她就要行先家里的卫生家务活给整理好,九点半左右,洗过一次澡,在十点前,她就能进她心爱的仓库房里,做她喜欢做的事情了。

    刚将客厅卫生搞好,看着高挂着的时钟,这都八点二十分钟了,他怎么还没有下来?

    以往这个点,丈夫都快吃好了。

    说实话,今天她有点不敢正视周一琅。脸肿紫甚丑是一回事,另一点就是——她早上一苏醒起来,发现自己居然赤.裸着身与他相拥而眠,差一点吓尿了。

    坐在马桶上,她还没有想明白,她跟他结婚都八年了,怎么这男人年纪渐老了,反而需求更大了?

    居然将她做晕过去…好丢人!

    幸好,她的生理时钟非常强大,在五点五十分钟准时醒过来,真的是太好了,没丢脸丢到孩子们身上。

    范红姗对周一琅这一对只比自己小十五岁的孩子,心情是很平和的。

    她跟周一琅会结婚,一不是正经处对象,二来她嫁进来的原因实在是太丢人了,再来周一琅一早就说明了,没有他的点头,不许她怀上孩子——

    想到这,范红姗一僵。

    她一下惊蛰地跳起来,她还没有吃药!

    也不知道这药是什么成份,周一琅只说一个月吃一次就行。而正好,月前周一琅去了京城出差,等他回来时,她正好又月事当中……

    不知道谁将范丰收的风.流破事、捅到了他面前,让他回到家后一直阴沉着脸来对着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