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管家小园

作者:芝士肉卷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不灭武尊仙帝归来天下第九仙宫三寸人间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最强唐僧战西游医圣传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食全酒美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食全酒美最新章节!

    失而复得,席墨行的喜悦并不比看着凤致长大的陶婶少。他将凤致紧紧抱在怀里,恍惚间,觉得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女。

    明晃晃的灯光,眼前的落地窗,与屋外的黑暗,有可能彻底展露在他人面前的恐惧和不安,全都将凤致包裹着,可是抱着她的人是席墨行啊。

    是那个她曾经在聚会上见过一面,又递给她手帕的人。

    虽然席墨行可能记不清那件事了。

    但找回记忆的凤致知道,她绝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十八岁那年在酒吧里要跟席墨行走,并非没有理由。

    就在他们酒吧相遇的前不久,平城某富商举行了慈善晚宴。

    凤致当时与父亲的关系冷至冰点,晚宴前一天,她穿着漂亮的礼服坐在床上,问陶婶:“陶婶,你说,我像不像那个……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

    陶婶先是想了想,过会儿才想明白,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当时凤致只觉得继母的一双儿女夺去了父亲对她的宠爱,而她又深知,父亲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龙凤胎是她父亲的,而他们长了那么大,那就证明自己母亲过世没多久,父亲就有了小三。

    拉锯许久,终于将小三扶正,把私生子也接进门中。

    凤致满腔怨怒无处发泄,就连慈善晚宴这件事,父亲都只打算带那龙凤胎去。她穿着有些紧的礼服,脸上的神色俱是不甘心。

    不过当天在私人别墅中举办的慈善晚宴,她还是混了进去。没有人关注她,她站在暗处看着光芒之下的众人,落荒而逃。

    在花园里,她被树枝刮伤了腿,夜风起,她蹲在地上,觉得伤口格外疼。

    细细密密地蔓延,包裹住整个心脏,表面上看她是凤家的大小姐,可随着龙凤胎愈发讨人喜欢,家里面的亲戚朋友也不再站在她这边。

    如果只是单纯的从未拥有过,那样还好。

    可凤致尝过万众瞩目的感觉,又怎么甘心变得卑微而渺小,再做他人的陪衬?

    她躲在树丛里默默哭着,哭得很伤心,模糊的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皮鞋,有人递过来一张灰色的手帕,她愣了一会儿,才接过来。

    擦干了泪,抬头就看见了一张英俊的脸。

    男人转身便走,话也不说,凤致觉得自己像一个失败的小丑,她到底做不出来哭着逗人笑这种事情。

    时光再次流转,凤致在与父亲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后到酒吧和朋友聚在一起。她化着自己都快要认不出的妆,仿佛戴上面具,学会伪装,就不会受到外界的任何伤害。

    时至今日凤致承认也许是她先勾引了席墨行,但却没想到他那样一副清冷的样子会随便上钩。

    凤致不知怎么,就被席墨行带去了他房间,她意识过来,回忆已经全过了一遍。

    房间里十分昏暗,凤致渐觉危险靠近,她向后退去找门,手刚碰上门把手,就被席墨行按住了。

    他将她抵在门上。

    温柔的亲吻落下,凤致自唇间溢出一丝嘤咛,再后来,目眩神迷,她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现在要走,是不是太晚?”

    那一刻,凤致觉得前世与今生皆圆满,她是独自开放的鲜花,随风摇曳,是海面上的船,因波浪浮沉。光裸的手臂青筋凸起,一切都是那样富有张力,记忆重合,回到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她失去主动权,也就只能放弃抵抗,包容那一颗想要与她融合的真心。

    没有人说话,有的只是细语呢喃,凤致累到虚脱一般,哭都不管用了。

    她的性子从未变过,或者说,融合了今生原本的记忆后,开始变得爱撒娇、患得患失、总之心里大概住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

    以前苦于没有撒娇的对象,向父亲撒娇,不可以,向陶婶……也不太合适,现在遇到了席墨行,本性展露淋漓尽致。

    席墨行虽然很吃她这一套,可是他觉得今晚必须没得商量。他忍了多久,就有多么想让凤致被他所掌握。

    于是,放纵的后果是第二天一早席墨行精气神十足,感觉一下子年轻了十岁,遇到陶婶和练功回来的顾萝莉甚至还微笑了起来打招呼:“早。”

    “早、早……我先做饭了。”陶婶说完后赶紧给了顾萝莉一个眼神,两个人通过短暂的眼神交流,得出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们席总不正常了!

    饭都已经好了,陶婶才说:“今天这小姐怎么起得这么晚,我去叫她……”

    “我去吧我去吧。”顾萝莉迅速跑上楼梯,席墨行喊她都来不及。

    顾萝莉的速度飞快,来到凤致门前敲门,随后推门探入脑袋,却没看见人影。

    “姐姐不在哎。”

    “下来吧。”席墨行说道:“她不方便,一会儿我叫她起床。”

    陶婶:“……”

    顾萝莉:“……”

    等等,他们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总之,这一天席墨行的心情都很好,喂念念吃饭,还问他要不要吃冰激凌。

    念念自从回家后就复原得很好,现在已经像是没受伤前一样了。

    一切也都靠凤致从空间里抓的药。

    不过看着父子二人如此融洽,陶婶也思绪万千。

    没过多久,阿润来接席墨行去公司,席墨行让他等等,上楼去叫了凤致。

    凤致将头埋在被子里,简直是委屈极了,咬牙切齿:“你怎么还不走!”

    “……”莫名其妙被吼了的席墨行突然觉得,凤致现在就是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以前之所以对他彬彬有礼,十分客气,完全是和他不熟!

    “吃饭吗?陶婶把饭放在保温桶里了。”席墨行坐在床边扯凤致的被子,语气中带着笑意:“喝点鸡汤,补一补。”

    凤致捂得发热,揭开被子露了头,恶狠狠盯着席墨行看。

    敢情他年轻力壮了,凤致都快要累死了累死了!

    “今天和我去公司?嗯?”席墨行拨了拨她的头发,俯下身在她额头、脸、嘴唇上分别亲了亲。

    “我不要。”凤致推开他,撇了撇嘴:“你告诉我,你不会后悔吧?我,可能念念没和你说明白,我应该是多了以前在古代的记忆,也许那是前世的我也说不定,但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你就是你自己。”席墨行握着她的手:“你说的一切我都懂,你的担心,我知道,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自己一个人承受,有我在,不会让你难过,不会让你失去任何东西,我们一起好好过好吗?”

    “你也看到了,我性格就是这样,我怕……”

    以前凤致完全没有这种自卑感,她觉得自己的御酒署的主管,皇帝的命令都不用听,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以也不觉得席墨行有什么。

    可当与今生记忆融合,她才知道她是个脾气差、又有些骄纵的富家小姐,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席墨行,觉得她根本进不了席家大门。

    “不要怕。”席墨行目光虔诚,她才是会吓得他魂飞魄散的人。

    “和我去公司?”席墨行再次迅速转移了话题,总之一刻都不想和凤致分开,他要把凤致带在身边,放在办公室里,最好能在他时刻能看见的位置。

    凤致莫名觉得席墨行这般热情邀请是有所企图,她摇了摇头说:“我看看一会儿下午还能不能……”本来她是想说能不能下床走路的,但不想见到席墨行那种富含深意的眼神,便说道:“能不能去静安胡同。”

    静安胡同的新餐厅还在装修,不过已经很顺利地进入了后期阶段。

    “好。”席墨行答应得似乎有些不情愿,又说:“你要早点回家。”

    “嗯好。”

    “带上顾萝莉!”

    “嗯,知道啦!”

    ……

    下午,凤致与顾萝莉从静安胡同出来,就打车去了车站。

    她也不是很想……撩完就跑,但左右念念也快好了,席墨行那边……好好打电话哄哄他算了。

    凤致先斩后奏,买了车票,坐上了车后才发短信给席墨行,问他方不方便接电话。

    很快,席墨行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怎么,老婆?”

    “……”能不能,不叫得这么顺口!怎么就老婆了!凤致一噎,说道:“我们还没结婚!”

    “哦对了,感谢你提醒,下个月五号我有一个订婚宴要邀请你,请凤小姐赏光。”

    凤致也不再别扭了,以前是碍于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不一致,现在却很少有那种苦恼。

    她想了想道:“可是好像有人还没有求婚。”

    “我在给你反悔的时间。”席墨行轻笑道。

    凤致也笑了起来:“嗯……我现在在去海市的路上,我是不是忘了和你说过,我收到了一份邀请函,要去参加比赛,不过听说今晚只是个聚会,明天开始我可以提前做准备,大后天开始比赛。”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晌。

    凤致看了眼对面的顾萝莉。

    顾萝莉也是皱着眉,一副“可能要完”的神情,不忍再看下去了。

    凤致这边继续说道:“我真的不是临时决定的是邀请函上就那么写的……墨行……墨行你还在吗?”

    “在。”席墨行默默叹了口气:“你可真是……想要折磨我啊。”

    席墨行因为凤致昏迷,已经很久没去公司了,虽然都远程办公,有些必不可少的活动还是要他出席的。

    而要杀凤致的人还在背地里没有出现,这个时候,凤致和顾萝莉走,席墨行哪里能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