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如果我介意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叶淮南其实是个有些幼稚的人。

    每次闹绯闻的目的都是希望那个女人能够冲他发火,冲他吼。

    可是,每次他都很失望。

    哪怕他在外面闹得满城风雨,纪小宁始终都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仿佛从来都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无心还是故意装出来的。

    总之给叶淮南的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

    就好比现在,他和白浅的事已经闹得轰轰烈烈,甚至连他母亲都亲自找她过去谈过话,砸过照片给她看,可她到现在都没有主动的问过他这件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他甚至想知道,他在纪小宁的生命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听到叶淮南的声音,纪小宁不由抬起头来看他,眼底一片迷茫,“问什么?”

    这一瞬间,叶淮南真的很想一把掐死她!

    他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和白浅究竟有没有……睡过……”叶淮南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浑身寒气,最后两个字,他特意咬得很重。

    “还是说,你其实根本就不介意我和谁睡过?”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叶淮南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但是,他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你和谁睡过,我……并不想知道!也……”纪小宁吞咽了下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可那双因为握得太紧而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还是泄漏了她心底的情绪,“也不介意!”其实,心里难过的要死。

    叶淮南究竟是有多残忍,居然想让她知道他和别人睡过的事。

    从昨天晚上看到他和白浅在一起的照片时,她就开始觉得心疼了。

    一直到现在。

    她心口还疼得厉害。

    可现在,他居然问出这样的话来……

    叶淮南冰冷的眼神直直地落在纪小宁的脸上,像是树上长长的冰棱子,冷意渗透脸部的肌肤,一点点在身体里蔓延开来。

    很冷。

    纪小宁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纪小宁!你再说一遍!”叶淮南想,如果纪小宁再说一遍不介意,他就直接掐死她。

    纪小宁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开了口,“如果我说想知道,我介意,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和别人闹绯闻了?”随后,声音压得极低,“不可能对不对?”

    似乎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问叶淮南。

    其实,她心里不知道有多想知道他昨天晚上一夜都和白浅做了些什么。

    可是,她又怕自己知道了会更难过。

    她总是喜欢这样自欺欺人。

    看着女人眼底的落寞,叶淮南的心莫名有些揪痛。

    “叶淮南,我很累,能不能让我先睡一会儿?”每次遇上不想面对的问题,纪小宁就想睡觉。

    她总想,睡着了就不用去面对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说不定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女人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虚弱,叶淮南心口有些疼痛。

    如果是以前,他也许就真的会放任她睡觉。

    可是此刻,他突然就想听听纪小宁心里真正的想法。

    “纪小宁,你嫁给我的目的,是不是只为了生个孩子,然后巩固你在叶家的地位?如果,我给你一个孩子,你是不是就……”就要离开我几个字叶淮南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似乎,太过矫情。

    “我说过的,如果你给我一个孩子,以后,我就离开远远的,不会打扰你!真的!”纪小宁以为叶淮南要的是她的保证,赶紧急急地开了口。

    本来以为叶淮南在听了这话后心情会好点。

    结果,纪小宁脑子里的念头都还没散去,叶淮南就突然将她推倒在沙发上,身体快速地站起来,右膝抵在她的腹部,双手卡住她的脖子,眼里像是着了火,一片可怕的猩红,薄唇开启,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纪小宁,你真他妈好样的!”

    亏他刚才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心情还有些激动。

    他都这样温柔的和她说话了,她该对他敞开心扉了吧?

    谁知道!

    他的一片真心被狗吃掉,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保证。

    这个女人真是很厉害。

    每一次在他试着想要朝她走近一步的时候,她都狠狠地往他心上插一把刀。

    他以为经常疼,痛得麻木了就不会再痛了。

    可此刻的他分明感觉到心在流血,那种锥心刺骨的疼,让他瞬间理智全无。

    纪小宁被叶淮南的样子吓到了,浑身瑟瑟发抖,“叶,叶淮南,你放开我!”

    男人此刻的样子真的很可怕,感觉就像是要把她给撕成碎片似的。

    不是说,男人都讨厌女人管三管四吗?她这样说这样做够大度了吧?

    为什么叶淮南还是不满意呢?

    “我也说过的,就你,也配生我的孩子?纪小宁,你还真是在做梦!”叶淮南脸上的笑容很残忍,“放开你?我现在就要弄死你!”

    纪小宁吓得脸都变了颜色,双腿用力蹬着,双手地胡乱地抓住叶淮南的手臂。

    她想推开叶淮南,却根本就推不开。

    叶淮南加重了力道。

    纪小宁的嘴唇变成了淡淡的紫色,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叶淮南,仿佛想从他眼底找出一丝心疼的感觉来。

    叶淮南的眼睛里,只有愤怒和恨。

    纪小宁心想,大概叶淮南是因为她非得嫁给他的缘故,所以才会恨她吧。

    最后,纪小宁停止了挣扎。

    叶淮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右膝从纪小宁的腹部移开,卡住纪小宁的脖子用力往上提。

    纪小宁的身子就坐了起来。

    然而,都没有等纪小宁反应过来。

    身体就被叶淮南翻了过去。

    一瞬间,纪小宁脑子里跳出来的又是第一天晚上叶淮南侵犯她时的样子。

    他侵犯她的时候,连她的脸都不想看到吗?

    ……

    钻心刺骨的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里肆虐,就连脚趾都跟着痛了起来。

    纪小宁用力地弯着脚趾,弓起身子……

    在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秒,她分明听到叶淮南粗粗的喘息声里夹杂着纪小宁三个字。

    只是,她都还没想明白叶淮南为什么会叫她的名字,整个人就睡了过去。

    叶淮南起身把纪小宁抱进休息室,看着她身上被他咬出来的痕,眼底的神色很深。

    简单地替她清理了一下身子,随后小心翼翼地躺到她的身旁。

    休息室的床很小,他抱着她的感觉很温暖。

    不像在家里的时候,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中间却像是隔了一条楚河汉界。

    每次他都会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越界过去。

    哪怕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那样近距离的看着她,他心里也会觉得特别的激动。

    胡乱的想着心事,怀里的女人拱了拱身子。

    叶淮南吓得浑身的肌肉都变得僵硬起来。

    很快,纪小宁又变得安静下来。

    叶淮南吐出一口气来,这才低头看着怀里的纪小宁。

    眼里除了爱慕,还有痴迷。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小心思……

    有个女孩其实一直是他生命中最美的那一抹色彩。

    ……

    纪小宁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很疼。

    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可每一次做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疼。

    宁曼说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那种要上天的愉悦的感觉。

    而她只感觉到了疼痛。

    无休无止的疼痛。

    在床事上,叶淮南就是一头狼。

    凶猛无比。

    不知道其他的女人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觉。

    说不定,叶淮南只对她一个人狠,对其他女人都是温柔的。

    想到这个,纪小宁就感觉既心疼又心塞。

    她一直向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的老公,一辈子都只睡她一个人。

    思绪就此打住,纪小宁撑着身子缓缓地坐起身来。

    身旁的位置,枕头微微有些下陷,可以看得出来有人睡过。

    纪小宁心念一动,忍不住伸手拿起枕头放到鼻端闻了闻。

    那是男人的味道。

    纪小宁用力地做了几个深呼吸。

    就像是要把男人的味道吸入肺里。

    抱着枕头,想像着男人躺在身边的样子。

    一定很温馨。

    这一瞬间,纪小宁感觉好象身体也不疼了。

    像个傻瓜一样的抱着枕头腻歪了一会儿,纪小宁这才掀开被子下床。

    地上放着几个袋子。

    不用看都是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某奢侈品牌的衣服。

    不过,纪小宁也没有矫情,弯腰从袋子里把衣服拎出来,一件一件的穿上。

    所有衣服尺码都是刚刚好。

    纪小宁忍不住又开始胡思乱想。

    这间休息室,这张床上,叶淮南究竟和多少女人滚过床单。

    想到这些,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又没了。

    甩了甩头,这才挺直背脊朝着门口走去。

    手放在门柄上,刚把门拉开一道缝,纪小宁就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

    “鉴于这件事情影响太大,白浅做永久雪藏,不仅在宁市接不到戏,就连国外也都没办法接戏!”

    纪小宁听出来,这是叶淮南的声音,中气十足。

    看来,之前的那一番折腾对他来说,真的没有丝毫影响。

    只是,白浅昨天晚上不是才和他……

    怎么现在就要把她雪藏了?

    难道说……

    “可白小姐说,那天晚上她和总裁你之间的确发生过……”云琛的声音说到这里就被叶淮南打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