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病得不轻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都市最强仙尊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绝代仙王在校园全能妖孽神医重生之都市仙尊重生至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秦小路心里正委屈着呢,被叶淮南这么一吼,眼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看着秦小路脸上的泪水,叶淮南的心情无端有些烦躁,一把扯掉秦小路挽在手臂上的手,“还不滚!”

    随后把手伸向纪小宁,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纸!”

    纪小宁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抬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叶淮南,睫毛颤动着,傻乎乎的问了一句,“什么?”

    叶淮南看着纪小宁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真想把她给杀了。

    这女人要不要蠢成这样!

    见叶淮南变了脸色,宁曼赶紧从包里掏出纸巾来塞到纪小宁手里,低低地说道:“给叶少!”

    纪小宁回头看着宁曼,小声地‘哦’了一声,随后把手伸到叶淮南的面前,“给!”

    秦小路被叶淮南那么一推,身体撞向墙壁,头磕出很大的声音来,疼得轻呼一声,抬头看向叶淮南的时候,正巧看到他从纪小宁手里把纸巾接过来。

    叶淮南接过纸巾后脱掉外套扔给纪小宁,“扔掉!”随后用纸巾把刚刚抓过秦小路的那只手接连擦了好几遍!

    直到手上的皮肤都开始泛红,他这才把纸巾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他的行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生怕在秦小路身上沾到什么病菌似的。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秦小路就感受到了从云端坠进地狱的痛苦。

    她一直都知道叶淮南这个男人冷酷无情,却从来没想到,他羞辱人的手段这么狠。

    纪小宁不由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宁曼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秦小路,比昨天晚上看到秦小路被踹的时候感觉还要爽!

    叶淮南这脸打得‘啪啪啪’,还真是痛啊!

    靠在一旁的男人,一脸戏谑的笑容。

    “去房间等我!”叶淮南看向愣神的纪小宁,冷冷地说道。

    那模样说不出来的酷。

    纪小宁……

    这话题也太跳脱了一点。

    对于纪小宁的慢半拍,宁曼有种几乎快要抓狂的冲动。

    这妞傻成这样,真想一掌拍死她!

    宁曼上前推了纪小宁一把,把嘴贴在纪小宁的耳边,“叫你去房间等!”

    不用猜都知道叶淮南是想支走纪小宁,收拾秦小路。

    然而,纪小宁在听到宁曼说的这句话后,眼底明显的闪过一抹惊恐。

    恰好被叶淮南看到。

    瞬间,叶淮南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宁曼一看,心知要坏事儿,赶紧拽着纪小宁走开。

    把纪小宁塞进房间里,宁曼把脸贴在门边,冲着纪小宁暧昧的笑笑,“等下好好表现!说不定就能怀孕了!”

    纪小宁此时的心情很忐忑。

    满脑子都是叶淮南满脸寒霜的样子。

    等下叶淮南还不知道怎么收拾她呢!

    好好表现有什么卵用!

    可她又不能让宁曼担心,冲着宁曼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宁曼又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

    路过叶淮南身边的时候,宁曼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冷意袭来,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一眼叶淮南。

    不得不说,就连叶淮南生气发怒的样子都是很养眼的!

    怪不得整个宁城的人都说,只要有叶淮南的地方,就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尽管叶淮南很好看,可宁曼还是赶紧收回目光,大步离开了。

    这么多年来,她早就断了那样的念头了。

    只要纪小宁幸福,那就好。

    ……

    秦小路感觉到叶淮南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吓得紧紧地抱住双臂,寻思着想逃。

    只是,叶淮南并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

    “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最好是没有一丝隐瞒,否则……”叶淮南看着秦小路的脸,眼神很冷,给人强烈的震慑力。

    “我说,我说……”秦小路忙不迭地点头。

    “叶少,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女生呢?并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生!”一直站在旁边看戏的男人突然间开了口,声音里的调侃味儿十足。

    听到声音,秦小路不由扭头看过去。

    不远处靠着的男人,有着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特别是那双眼睛,说不出来的勾魂。

    和叶淮南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美。

    “说的就是你哟……其实,你很漂亮,真的!”男人一脸认真的表情,冲着秦小路笑的时候,感觉像是温暖的风拂过脸庞,温柔而又舒服。

    秦小路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刚才被叶淮南那么一说,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实,秦小路并不丑。

    当然,比起纪小宁那张美得让人惊艳的脸,她的确差了那么一大截。

    “时修,你最好给我闭嘴!”叶淮南低低地斥道。

    “哥,你这是干什么?吓我啊!”时修笑得很妖孽,声音痞痞的。

    “你先去一边儿呆着,等我这边处理好了再找你算账!”叶淮南却忘了眼前的时修可是他派人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的人。

    “哥,你确定让我走?”时修说得极慢,每一个字轻飘飘的从他那薄薄的唇里逸出来,竟是别有一番味道。

    “如果你想闹得家里不安生,那就继续躲着!”叶淮南说得很慢,可语气里的威胁十足。

    时修哪里怕他威胁了,低低一笑,“闹起来热闹还不好吗?你看看咱们的时女士,每天板着个脸,多冷啊!”

    叶淮南瞪了他一眼。

    时修眉头一挑,“行了,我走了!”

    说完,迈开大长腿离开。

    等到时修离开,叶淮南这才看向秦小路,“现在,你可以说了!”

    秦小路看到叶淮南那双冰冷的眼眸,吓得双腿发软,要不是双手拼命撑着墙,怕是已经跌到地上了。

    ……

    纪小宁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情从一开始的忐忑渐渐地变得平静下来,最后,她竟然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叶淮南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整张小脸几乎埋进衣领里,双腿随意地搭在沙发上,双臂紧紧地抱在胸前,即使是睡着,这女人也始终是一副戒备的姿态。

    慢慢地踱步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的女人,随后缓缓地蹲下去。

    手指轻轻地抚过女人蹙起的眉心,眼里满满的温柔溢出来。

    感觉到脸上有些痒,纪小宁的身子动了动,嘴里低低地说了一句,“南哥,别闹!”

    南哥两个字,一下子扎进叶淮南的心窝,眼底光芒璀璨,犹豫了一下,张开双臂轻轻地将女人揽入怀中,心口一片柔软。

    ……

    纪小宁醒来的时候,正巧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

    心头一惊,猛地坐起身来。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没了!

    低头看到身上印着的草莓印儿,纪小宁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难道这男人真的浴血奋战了?

    想到这个,纪小宁气得脱口而出,“叶淮南,你个禽兽!”

    吼完之后就傻眼了。

    她刚才都说了什么?

    听到纪小宁的骂声,叶淮南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笑着将纪小宁拉进怀里,低低地说道:“纪小宁,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禽兽了?”

    他就吃了一下豆腐,可什么都没做。

    纪小宁红着脸把头埋进叶淮南的胸口,心里想,这样的事难道还要我说出来吗?

    真是无耻!

    “难道你的身体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叶淮南知道纪小宁误会了,心情倒是极好,声音很轻,俊美的脸上染着醉人的笑容。

    听叶淮南这么说,纪小宁这才感受了一下。

    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

    可是,这身上的草莓印儿又是怎么回事?

    “纪小宁,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去做饭,成心想饿死我啊!”叶淮南板着脸低低地喝道。

    纪小宁愣了一下,这才看清楚,这房间居然是他们的房间。

    可是,她不是在酒店的房间睡着了吗?

    叶淮南怎么把她弄回来的?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这女人傻愣愣的样子看起来竟是该死的诱人!

    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又得想办法灭火了。

    “哦。”纪小宁傻乎乎地哦了一声,这才掀开被子下床。

    这时纪小宁才发现,身上居然穿着睡裤。

    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她感觉很囧。

    刚才她误会叶淮南了。

    可奇怪的是,她刚才骂叶淮南的时候,他居然没发火?

    叶淮南这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有问题啊!

    “纪小宁……”叶淮南的目光落在女人白皙光洁的后背上,声线低沉。

    纪小宁只感觉背脊一凉,双臂抱在胸前,急匆匆地跑开了。

    一口气冲进更衣室,纪小宁飞快地把房门上了锁。

    看着关上的房门,叶淮南脑子里跳出来的是女人妖娆的身姿……

    等到纪小宁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大床上已经没有叶淮南的身影了,只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皱了皱眉,纪小宁收回目光,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纪小宁刚下楼,管家就急急地迎了上来,“纪,纪小姐,家里来了一位先生,说是要找你!”

    纪小宁不由愣了一下。

    有男人找上门来?

    她好象没有在外面睡过男人不负责吧?

    “那位先生自称是纪小姐的亲爱的……”管家在说亲爱的几个字时,脸都涨红了,很难为情的样子。

    纪小宁愣了一下。

    来找她的男人有病吧?

    并且还病得不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