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他爱她入骨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叶淮南有些不舍,很想再抱抱眼前的女人,可身后陈诗意的声音又传过来了,“哥。”

    叶淮南眼里的温柔敛去,身上添了几分冷意,站直身子,缓缓地转过身。

    冰冷的眼神射过来,陈诗意吓得赶紧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叶淮南迈开大步跟了上去。

    身后的纪小宁窝在床上,脸上的笑容敛去,黑眸变凉。

    陈诗意走到客厅里,急急地朝着安宇风使了个眼色。

    安宇风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支烟,看到叶淮南走过来,不由笑着问道:“要来一支吗?”

    叶淮南一身清贵地走到安宇风的对面坐了下来,直接切入主题,“什么事?”

    安宇风看了看叶淮南,又看了看一旁对着他双手合十的陈诗意,心里明白自己这是被陈诗意给卖了,不由微微一笑,把烟放到嘴里,吸了一口,“小四,去拿酒来,咱们哥几个喝一杯!”

    看到陈诗意叫叶淮南出来,他心里已经明白过来是为什么了。

    乔离然赶紧小跑着去拿酒。

    “有什么话就直说!喝什么酒!”叶淮南念着女人娇软的身子,像果冻一般好吃的唇,还有那双带着魔力的小手。

    总之,此刻的叶淮南,满脑子都是那个叫纪小宁的女人。

    哪里有心情和安宇风喝酒。

    “听说时修回来了。”安宇风吸了一口烟,不急不徐地开口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老子现在没空陪你胡扯好吗!

    “我接了一个案子,被告人叫时修!我想,大概,整个宁市,叫时修的也就你家那么一个吧?”安宇风抿出一口烟圈儿,说得极慢。

    “整个宁市知道有时修这么一个人的,应该不到十个人,更何况,他从小就在Z国长大,回宁市的次数大概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叶淮南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一双大长腿很随意的打开来,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所以老三,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他敢确定是安宇风在胡说八道。

    因为安宇风几人和叶淮南的关系亲近,自然是知道时修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家里还有那么几个人知道,算起来,知道时修的人真的很少。

    听了叶淮南的话,安宇风脸上的笑容不减,“过两天开庭,你要不要来旁听?”

    他的确有接到这么一个被告人是时修的案子,不过,他都已经找人调查过了,那个人是因为看到时修有钱,说话口音又不是本地人,所以想故意讹他钱。

    总之,这件案子他让双方庭下和解。

    开庭也就随便说说而已。

    “没兴趣!”

    “你现在只对里面的那个女人有‘性’趣,对不对?”安宇风知道里面那个不是纪小宁,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叶淮南。

    最重要的是,就算他告诉叶淮南,叶淮南也不一定听!

    叶淮南挑眉,“看在你们今天晚上把纪小宁找回来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行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我先带她回家!”

    陈诗意和安宇风对望一眼,就在这时,突然间传来乔离然的叫声,“哥,快点来,出事儿了!”

    叶淮南一下子从沙发上跃起来,飞快地朝着卧室冲去。

    安宇风看了陈诗意一眼,带着询问。

    陈诗意摇头。

    安宇风眸色一暗,急急地站起身来。

    此时,卧室里一片狼籍,乔离然站在门口,手指着窗户,语无伦次地说道:“纪小宁,她,她从窗户这里飞出去了!”

    叶淮南心头一惊,冲到窗前。

    窗外,寒风呼啸,叶淮南只觉得一阵锥心刺骨的冷。

    二十九层的高度摔下去,还能活着吗?

    “飞出去?小四,你当这是在拍动作大片儿呢!”安宇风大步走到叶淮南身后,伸手拽住他的手臂,“哥,你别听小四胡说八道!纪小宁肯定在这房间里,哪儿也没去!要不,你去浴室看看?”

    他们谁不知道叶淮南爱纪小宁入骨。

    之前有一次他和叶淮南喝酒,当时叶淮南喝得有点多,然后就拉着他——你知道吗?纪小宁这女人成了我这一生中放不下的女人,我爱她入骨,她却恨我入骨。

    叶淮南回过头来看安宇风。

    安宇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四最近脑子不正常,别听他的!”

    乔离然站在那里狠狠地瞪着安宇风,恨得咬牙切齿。

    他脑子比谁都正常好不好。

    陈诗意脸上的表情很凝重。

    她是相信乔离然的话的。

    当然,陈诗意并不认为纪小宁会寻死。

    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纪小宁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叶淮南掀起眼皮,目光在安宇风的脸上定格。

    安宇风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

    看了一会儿,叶淮南收回目光,迈步朝着浴室走去。

    等他走开,安宇风赶紧走到窗前,上半身探出去,寒风打在脸上,冰凉刺骨。

    二十九楼的高度望下去,道上的车都变成了极小的黑点。

    如果纪小宁真摔下去的话,大概也就那么一个小小的黑点吧。

    “行了,赶紧把窗户关上,有什么好看的!”陈诗意走过来扯了安宇风一把。

    安宇风回过头来看着她,压低声音问道:“她是假的对不对?她刚才是什么表情?”

    陈诗意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纪小晚。”顿了一下,把手伸向乔离然,“小四,把发夹给我!”

    乔离然‘哦’了一声,随后从裤兜里掏出发夹来放到陈诗意的掌心里。

    陈诗意把手收回来,用另外一只手捻起掌心里发夹,“这个发夹是真的,这个世界上拥有它们的是纪小宁和纪小晚,而这个小小的发夹是有可能被拿错的,因此,我的判断是,发夹被两人拿错了,又或者说,是有人故意弄错……”

    陈诗意的话音刚落,叶淮南就已经从浴室里走出来了,满脸的杀气,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气息。

    陈诗意赶紧把发夹捏在掌心里,捅了捅站在面前的安宇风。

    安宇风回头看着叶淮南,心里暗叫糟糕。

    叶淮南大步走过来,挥着拳头砸向安宇风,“人呢?在哪里!”

    不是说在浴室吗?

    安宇风捂住胸口,“哥,你冷静一点!”

    叶淮南红了眼,“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

    人都没了,他怎么冷静得下来!

    “刚才那个,不是小纪小宁!”安宇风脱口而出。

    陈诗意吓得赶紧捂住安宇风的嘴巴,“哥,你别听他的,他说胡话呢!”

    叶淮南肯定会以为他们故意弄个假的来骗他,问题就大了!

    “假的?”叶淮南冷冷一笑,眼里的戾气很重,“你们弄一个假的来骗我,到底安的什么心?还是说,你们和时修是一伙的?行啊,你们一个个的还真是对得起我!”

    怪不得纪小宁会那么温柔,那么热情,怪不得他在面对风情万种的纪小宁时身体没有一丝反应。

    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疲惫,原来,她是假的!

    看来,他的身体真地很诚实!

    “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一个巧合!”陈诗意赶紧把手掌摊开,掌心里发夹在灯光下散发出璀璨的光芒,“这是小四在酒店的电梯口捡到的,当时,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只好去把人先截下带了回来!”

    乔离然赶紧开口附和,“哥,二姐说的都是真的!”

    叶淮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堪堪压下心头的怒火,这才伸手从陈诗意的掌心里拿起发夹。

    当叶淮南看清楚上面刻着的字母时,脸色瞬间变成一片灰白,眼里一片兵荒马乱。

    “哥,你别担心,小宁她不会有事的!”陈诗意被叶淮南的样子给吓倒了,赶紧出声安慰道。

    “立即派出你们手下所有的人去寻找纪小宁的下落,老三,你跟我一起!”叶淮南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开车怕出事,安宇风开车技术不错,头脑也清醒,带上他,总归不会有错。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叶淮南心头一惊,赶紧掏出手机来,接通。

    “叶少,你要的人在我手里,要是你希望她平安无事的话,明天早上七点,请带上五千万现金在新南路菜市门口等,另外再准备一架直升机,到时,会有人联系你的!”

    声音经过处理,叶淮南无法分辨对方是男还是女。

    不过,他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纪小宁被绑架了。

    叶淮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拼命压下喉间的那股腥味儿,“我凭什么相信她在你们手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

    也许,这不过是一通打错的电话,他的纪小宁此刻已经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睡得正香。

    “那就让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吧!”

    接着,语音变成了视频通话。

    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对方就切断了视频换回到语音。

    尽管视频只是很短暂的几秒钟,叶淮南还是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的女人。

    手腕上的表没了,那朵妖娆地红梅花格外的醒目。

    叶淮南一直都知道纪小宁的手腕上有这么一个胎记,纪小宁说太显眼,非得截表遮住。

    后来叶淮南渐渐地养成了一种习惯,一旦看到有卖表的,他就会买上一块表带回家。

    “我知道叶少在宁市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我要警告你,一旦你报警,就等着替她收尸吧!”

    说完,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