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我愿意离开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都市最强仙尊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绝代仙王在校园全能妖孽神医重生之都市仙尊重生至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听到纪小宁的声音,纪小晚不由停止了哭泣,仰起头来望着纪小宁的脸,“姐姐……”

    眼底有道光芒一闪而过。

    “小晚,如果,我说,我愿意离开……”纪小宁用力地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这才感觉心口一直堵着的那团棉花被抽掉了似的,呼吸一下子顺畅了许多。

    听到纪小宁说到愿意离开的时候,纪小晚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可她表面上还是竭力维持镇定,落在纪小宁脸上的目光带着一丝小小的疑问,睫毛颤抖着,“姐姐,你说什么离开?”

    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纪小宁接下来想说的话。

    “当初叶夫人和我签了一份契约,让我必须在两年之内替叶家生一个继承人!然后就放我走!如果,我没有在两年之内生下叶淮南的儿子,她就……”纪小宁看着纪小晚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却突然间没勇气再继续说下去了,双手用力地攥紧拳头,明显的感觉到心口一阵阵的抽痛。

    她不愿意离开。

    却又不得不离开。

    而她庆幸的是,她和叶淮南还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相处。

    想到这个,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许多。

    “所以,你和叶淮南结婚就是因为被叶夫人逼婚,为了替叶家生一个继承人?”纪小晚眼底的光芒掩饰不住,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那么,姐姐的意思是,等你生下孩子之后就会离开叶淮南?”

    纪小宁看着纪小晚的脸,重重地点了点头,“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顿了顿,纪小宁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以后你和叶淮南在一起了,肯定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因此,你的身体很重要。”

    说到最后,纪小宁只觉得嘴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纪小晚一脸娇羞,“姐,你说什么呢!谁要和他生孩子了!”一边说一边急急地朝着纪小宁的怀里躲去。

    此时坐在车上的叶淮南,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喷嚏。

    云琛赶紧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总裁,是不是感冒了?”

    叶淮南摇了摇头,头枕在靠背上,闭着眼睛,脑子里跳出来的全都是纪小宁的样子。

    忍不住勾了勾唇。

    这个小女人!

    “总裁,二少爷的车就在前面,要追吗?”

    叶淮南的眉头挑了挑,眼睛并没有睁开,“不用追,跟在身后就好!”

    云琛应了一声,专心开起车来。

    车开进老宅,刚刚停好,云琛就看到时修拉着一个女子的手下了车,往屋子里走。

    这时云琛惊讶的发现,女子的背影好熟悉,于是不由脱口而出,“这背影好熟悉。”

    叶淮南睁开眼睛,降下车窗望出去。

    听云琛这么说,他也觉得这背影还真有些熟悉。

    感叹过后,云琛赶紧下车来替叶淮南拉开了车门。

    叶淮南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随后下车,一身清贵的样子。

    云琛站在他身后,恭敬的目送他进了屋,这才转身上车。

    叶淮南大步走进屋,刚进玄关就听到管家的声音传来,“白小姐真是太客气了。”

    叶淮南不由皱了皱眉。

    白浅?

    她怎么也来了?

    “听说伯母生病了,我特意过来看看,没事吧?”白浅的声音淡淡的,却透出几分刻意来。

    叶淮南冷冷一笑,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就走了进去,“管家,谁允许你什么人都往家里放的!”

    听到叶淮南的声音,管家吓得身体猛地一抖,立马扭过头来看他,“少,少爷!”

    因为紧张,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少爷发起火来,那可是要命的!

    刚才他就不该心软把白小姐放进来,这下好了,肯定会被少爷削一顿。

    “还不把人赶出去!站在这里碍眼!”叶淮南大步走过去,落在白浅身上的眼神,意味深长,“怎么?还不走,当真是想我找人轰出去吗?”

    白浅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她原本打算趁着这个时候过来和时岚打好关系,以后两人的关系亲密了,还怕没有机会和叶淮南单独相处。

    可现在,叶淮南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真让她有些无地自容,想死的心都有了。

    时修拉着洛奕然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浅变了又变的脸。

    哥也太冷血了一点,对待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说也应该要温柔一点嘛。

    狠话也该私底下去说啊,这样说出来,还真是伤人!

    或者,直接拽出去也行的……

    洛奕然倒是没想到被时修强行拉着过来,还会在这里碰上白浅。

    此时她站在时修面前,看着白浅狼狈的样子,眼底一股骇人的冷。

    你看到了吗?

    你心爱的女人被人羞辱了呢。

    呵呵,如果我说,你心爱的女人爱着的是眼前这个男人,你会不会觉得很心疼?

    是呢,你也该尝尝我当初的那种心疼。

    想到这里,洛奕然的唇角勾了起来,把从手从时修的掌心里抽出来,习惯性地伸手去摸手腕。

    下一秒,洛奕然的脸色陡地一片可怕的苍白。

    手链呢?

    怎么会没了?

    该不会是时修拿走了吧?

    想到这个,洛奕然扭过头去狠狠地剜了时修一眼,压低声音吼道:“把东西还给我!”

    时修看着洛奕然,拧了拧眉,把唇凑到她的耳边,低低地说道:“你的膜不是还在身体里面吗?我可没动过!”

    那语气,说有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洛奕然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和你谈正事儿!把东西还给我!”

    时修眯起眼眸看着洛奕然的脸,“我刚才已经回答过了,难道说,你没听清楚?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看着洛奕然一副痞痞的样子,洛奕然想劈了他的冲动都有了,可是,她心里也知道,和眼前这混蛋撕破脸绝对不会是明智的选择。

    毕竟,她的东西还在他手里呢。

    她之所以如此笃定东西在时修那里,不过是因为这两天就时修和她在一起。

    甚至,两个人还同床共枕过。

    “时修,你就把东西还给我吧,那个东西对你来说毫无用处,并且最重要的是,那玩意儿根本就不值钱。”可对她来说,却是无价之宝,他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

    “我说过没拿你的东西,你偏不信,我能有什么办法?”时修耸了耸肩。

    “时修,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洛奕然气得差点吐血。

    什么人啊,开着骚包的跑车,住着这样的豪华大别墅,居然偷她一条不值钱的手链。

    时修眯起眼眸,突然间用双手抱住洛奕然的双臂,两人站的位置迅速来了一个调换,随即低头,唇直接就印上了女人喋喋不休的嘴。

    洛奕然惊得睁大了眼睛。

    这流氓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他?

    看着时修胡闹,叶淮南正想开口训斥,可当他在看到洛奕然那道背影时,眼底顿时波涛汹涌。

    这背影和纪小宁几乎完全相似。

    那么,时修在酒吧里带走的人,其实是她?

    “少爷,二少爷,夫人叫两位去书房!”

    听到声音,时修把唇退开,搂着洛奕然低低地喘息了一会儿,把唇贴到洛奕然耳边,低低地说道:“乖乖等我下来!”

    洛奕然看了他一眼,没有应声。

    谁要等你!

    没毛病!

    叶淮南的目光又在洛奕然的背影上停留了好一会儿,这才看向白浅,“还不走?”

    白浅刚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因为叶淮南的这一句话又褪得血色全无。

    洛奕然扭头看向白浅,心里竟然生出几分痛快来。

    “哥,走了!”时修叫了一声叶淮南,转身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洛奕然红红的肿,水水润润的,特别的诱人,真想咬一口。

    叶淮南和时修离开,客厅里只剩下白浅和洛奕然两个人。

    这时管家端了两杯茶过来放到茶几上,“二位请喝茶。”

    说完之后看着白浅,欲言又止。

    白浅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一脸高傲地坐了下来,“帮我泡一壶西湖龙井。”

    也就只有在叶淮南面前她才会褪去身上所有的光环,把自己放低,低到尘埃里。

    对于其他的人,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过。

    看到白浅的样子,洛奕然都替她感觉到悲哀。

    真不知道她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摆出这样的一副姿态。

    管家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结结巴巴地开了口,“白小姐,请你先离开好吗?等下少爷下来,又该怪我了。”

    眼前这个好歹是当前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可不知道为什么少爷偏偏会那么讨厌她!

    本来之前都和其他佣人商量好了,等下每个人找她要个签名,现在倒好,他居然要被逼着把她给赶走。

    管家一脸纠结,声音越来越小。

    这下好了,所有人的希望都落空了。

    白浅的脸色很难看,落在管家脸上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你!你不过是这家里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赶我走!”

    管家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声音也变得凌厉起来,“我就算是一条狗,那也是叶家养的!不好意思,请你立即出去!”

    这下管家也不跟白浅客气了,用手指着门口,眼神很冷。

    洛奕然刚刚发现丢了东西又被时修给调戏了一番的糟糕心情,因为白浅的吃瘪而突然就好了起来。

    “你!你居然敢和我怼?”白浅心头本来就有火,被管家这么一怼,心头的火更是‘咻咻’地不断往上窜,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手高高扬起,‘啪’的一下子,一巴掌打在管家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