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叶淮南,我爱你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叶淮南屏住呼吸,低头把耳朵贴到纪小宁的唇边。

    “叶淮南,我爱你!”

    很微弱的声音,被风一吹,散了。

    可叶淮南还是听得清楚。

    这一瞬间,心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那种感觉就好象是最开始喜欢上纪小宁的时候,每一次见到她都会心跳加快。

    只不过,这个秘密除了他,没有别人知道。

    也正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让叶淮南心头的阴霾彻底散去。

    他为什么要信别人的话。

    他应该相信自己的女人才对!

    想到这些,突然就释怀了。

    垂眸看着床上女人的红唇,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

    舍不得咬得太重,只是用牙齿在唇上轻轻地磨了一下。

    咬完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女人发烧了,赶紧直起身来,伸手拉起被子替女人盖好,随后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摇曳的枝桠,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串号码出去。

    打完电话,叶淮南看着窗外的灯光出神,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要过年了。

    算起来他和纪小宁一起过了也有十几个春节了,每个春节都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然后各自回家。

    他从小就被家里人当成继承人来培养,属于他的时间很少,几乎没有什么他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

    学习各种知识,各种技能……

    有时候他都恨不得把时间掰成两半来用。

    纪小宁姐妹俩来叶家过的第一个春节,是他唯一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那个时候的纪小宁还有些野性,刚到叶家也没有被管着,胆子很大,说话也经常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

    可偏偏那个时候率真的纪小宁特别的让人喜欢。

    除夕夜那天,纪小宁也不知道去哪里买了摔炮回来,吃过团圆饭,大家都陆续散去。

    纪小宁就偷偷地拿着摔炮准备出门去玩,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路过客厅的时候,摔炮就炸了。

    当时把正坐在沙发上和他聊天的爷爷吓得心脏病发进了医院。

    那个除夕夜闹得整个叶家兵荒马乱。

    等到爷爷脱离危险之后,纪小宁被母亲关进了小黑屋。

    饿了一天,跪了一天。想到这里,叶淮南的唇角微微勾起来。

    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来,叶淮南看了一眼显示,接通。

    “哥,有人找我打官司,说要告你。”话筒那头传来安宇风淡淡的声音,调侃味十足。

    宁市居然有人要告叶淮南。

    也不去打听一下叶淮南是个什么样的人。

    拎不清……

    “那不是很好,这就意味着又有钱进账了,并且,应该还是很大一笔钱,够你事务所一年的开销了。”叶淮南挑眉,语气不咸不淡。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要告他。

    “哥,有钱也不是那样烧的!好好的干嘛去撞别人的车!”叶淮南那辆车的价格比苏墨池那辆车贵不少钱,居然就那样不眨眼的撞了上去。

    当时看完监控视频,他整个人都蒙了。

    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干不出那样的事儿来。

    “明明是他的车追尾,你应该替我拿到我应得的!”叶淮南勾唇一笑,苏墨池居然找上安宇风,也不看看安宇风是谁的人。

    “哥,你这……”也太不要脸了!

    安宇风没敢把后面几个字说出来。

    “要是没其他事的话,先挂了。”苏墨池居然想泡他的女人,真是不要命了。

    这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哥……”安宇风欲言又止。

    “嗯?”叶淮南挑眉。

    “那天晚上在小四家里的那个女人是纪小晚。”安宇风抿了抿唇,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说。

    叶淮南握在手机上的手指不由收紧几分。

    他已经猜到了。

    当时两个人最亲密的贴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身体没有丝毫反应。

    此时,他不禁又想起了纪小宁被关小黑屋的事。

    那件事过去很久以后他才偶然听到家里的佣人说,当时那摔炮其实是纪小晚扔的。

    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纪小晚已经出国治病去了。

    想到这里,叶淮南的眉头皱得很紧。

    “很晚了,哥早点休息。”纪小晚跳楼其实是有人下面一屋楼接应,这话说出来,叶淮南会不会想要弄死纪小晚?

    所以,左思右想过后,安宇风还是决定不告诉叶淮南。

    毕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刚挂断电话,叶淮南就听到门外有敲门声响起来。

    把手机放进裤兜里,叶淮南这才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门外站着医生,手里拎着医药箱,身上一股寒气,风尘仆仆的样子。

    “请进。”叶淮南把医生让进房间里,顺手关上门。

    医生给纪小宁量过体温后,给她打了退烧针,又帮纪小宁挂上水之后,医生这才对叶淮南说道:“叶夫人最近受过惊吓,心里又压着太多的事情,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再加上受了凉,所以才会病倒了,不过不用担心,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很快就好起来了。”

    听医生这么一说,叶淮南心头压着的石头才放了下去。

    见叶淮南一脸焦急的样子,医生也没敢多说,对他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

    ……

    叶淮南在床边一直守着,水挂完之后抽掉针头,又拿着棉球在纪小宁的手背上压了好一会儿,确定不会再流血了,这才松了口气。

    天亮的时候,他才起身去了盥洗室。

    洗漱一番出来,床上的女人依旧睡得很香,安静而又美好。

    叶淮南被吸引,不由自主地朝着床前走过去。

    坐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叶淮南这才起身去了楼下。

    熬了粥,又炒了两个青菜,叶淮南这才上了楼。

    卧室里,纪小宁已经醒了。

    对于昨天晚上的记忆,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唯一记得的是,叶淮南把她从医院一路拽回家,然后

    叶淮南推进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纪小宁靠在床头一脸发懵的样子,觉得特别的可爱,眼底的冷意褪去,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听到关门的声音,纪小宁立马坐直了身子,放在被子下面的双手用力地攥紧,莫名的,有些紧张。

    叶淮南迈步走过去,在床沿上坐下来,双手拉着纪小宁的手臂,两人的身体靠近,男人身上清洌的味道钻入鼻端,纪小宁的心跳无端加快。

    闻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馨香,叶淮南的心有些悸动,低头,把额头轻轻地贴在了纪小宁的额头上。

    温度已经正常了,退烧了。

    “叶淮南,我,昨天晚……”男人的脸突然压下来,纪小宁吓得把后面的话统统咽了回去。

    “昨天晚上你说,你爱我,这一辈子都不离开我!”叶淮南将目光锁定在女人漂亮的小脸蛋儿上,一双眼睛特别的亮,衬着那长长的睫毛,说不出来的勾人。

    这一瞬间,叶淮南只觉得身体很热,有种想要扑倒眼前女人的冲动。

    可是,他很清楚,女人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做那样的运动,太虚弱了。

    听了叶淮南的话,纪小宁惊得捂住嘴巴。

    该死!

    她居然说出来了吗?

    叶淮南以后怕是更要离她远远的吧。

    望着女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叶淮南的心情莫名的很好。

    “那个,我,我昨天晚上肯定是烧糊涂了,所以才会说了那么些胡话……你,你别放在心上。”纪小宁愣了好久才结结巴巴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是真的很害怕叶淮南说出点什么难听的话来。

    她怕自己会受不了。

    “所以说,你是不打算对我负责?”叶淮南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翘起的唇角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这女人还真是好样的,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

    胡话?

    他当真了可怎么办?

    他可是不打算放过她的!

    叶淮南的话差点让纪小宁被口水给呛到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最好是想好再回答,否则……”叶淮南看出纪小宁的惧意,不由小声威胁道。

    “我,我没有!”纪小宁结结巴巴地说道。

    她的回答要是让叶淮南不满意,他会不会杀了她啊。

    想到这个,纪小宁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记住你的承诺!”叶淮南伸手扯过一旁的睡袍套在纪小宁身上,抱起她往盥洗室走去,“要是你敢反悔,看我怎么收拾你。”

    纪小宁直接闭嘴。

    遇上叶淮南这么霸道的人,她说什么都是错。

    把纪小宁放到洗手台上,叶淮南伸手去拿牙膏牙刷,挤好牙膏后,叶淮南又往漱口杯里放了水,这才把纪小宁放下来,让她的双脚踩在自己的脚上,低低地说道:“赶紧洗漱,完了下楼吃早餐。”

    习惯了叶淮南动不动就甩脸,动不动就吼她,动不动就欺负的样子,突然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纪小宁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心慌来,拿着漱口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这也太瘆人了!

    见纪小宁迟迟没动静,叶淮南不由挑眉看了一眼镜子里的女人。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迷茫,双手微微有些颤抖,身体挺得直直的。

    抿了抿唇,双手在女人的腹部结成一个扣,把脸抵在女人的耳边,轻轻地喷出一口气,声线慵懒魅惑,“怎么,是不是等我帮你?嗯?我不介意,用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