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淮南,能不能别这样!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看白浅的脸色难看,纪小宁并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

    在她看来,做人何必为难别人。

    可是,如果她一再退步,白浅只会逼得她更难堪。

    “看来,你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受宠呢!”白浅努力压下心头的怒意,脸上染着笑,压得声音,“这么急着走,该不会是因为被我戳中心事,想逃吧?”

    白浅就是那么笃定的认为,纪小宁一个人试婚纱。

    她自认为很了解叶淮南。

    从来都不会迁就女人。

    纪小宁也不会是那个意外!

    “要是你真想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纪小宁冲着白浅笑,一副小女人的样子,说不出的风情。

    说完之后,纪小宁往前迈步,与白浅擦肩而过。

    白浅心头的怒火不由的窜了起来,伸手一把扣住纪小宁的手腕,“想走?也该问问我同不同意才行啊!”

    纪小宁的淡漠把她激怒了。

    白浅觉得,如果她要是就这样让纪小宁走掉,她真的会疯的。

    纪小宁这女人,凭什么如此无视她!

    “白浅,你可别忘了最近你一直在做公益活动!要是你再不放手的话,我就扯开嗓子叫!”她真是一点也不想和白浅起争执,感觉很白痴。

    但如果白浅执意要和她闹,她也不会示弱。

    “纪小宁,你敢!”白浅咬牙切齿。

    两人离得很近,白浅说话的时候把嘴贴到纪小宁的耳边,远远看去,两人就像是在说悄悄话,极好的样子。

    “我有什么不敢的?”纪小宁一把扯掉白浅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她真是讨厌死了被人这样纠缠。

    白浅咬了咬牙,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

    恰好这里是个死角,没有摄像头。

    眼底闪过一抹算计,伸出手去,一把拽住纪小宁的手腕。

    白浅的手扣得很紧,纪小宁有些吃痛,不由回过头来看她,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心里装着疑问。

    然而,不等纪小宁反应过来,白浅的手突然用力往上抬。

    纪小宁愣了一下,耳畔就传来‘啪’的声音。

    很清脆的声音。

    纪小宁还没做出反应,就听到白浅的尖叫声,以及,指责的声音,“你,干嘛打我?”

    这时,店员迅速的围拢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把纪小宁拉开。

    “小姐,打人是不对的!”

    “小姐打了人,应该道歉才对!”

    “赶紧给白小姐道歉!请求她放过你!”

    纪小宁站直身子,用力甩开店员的手,冷冷一笑,“若不是亲眼所见,你们凭什么以为是我打了她,并且还荒唐的要求我向她道歉!”

    白浅捂着脸低着头小声地抽泣着。

    纪小宁有些厌烦。

    这白浅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么烂的招都能想得出来。

    不过,她不得不说,白浅这一招配上她的眼泪和柔弱的白莲花样子,还真像是被人欺负的样子。

    只是,白浅好象找错了对象。

    纪小宁怕叶淮南,倒也不怕其他人。

    “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你打白小姐了!如果你要实在觉得冤枉,那就比对一下白小姐脸上的掌印就行了!”

    纪小宁弯了弯唇角,“你们非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

    她不承认就好了!

    如果非得让她承认,她就像上次打秦小路一样,直接再甩白浅一个巴掌。

    反正不是冤枉她打她吗?

    那她就真的再打一次!

    “我今天晚上要拍戏,等下要是我脸上有巴掌印可怎么办?”白浅捂着脸,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位小姐,赶紧向白小姐道歉!”店员的语气加重了几分,有些强势。

    纪小宁冷冷一笑,“走开!”

    刚才叶淮南在的时候,这群女人把她当宝一样供着,叶淮南不在就这样对她了?

    还非得让她道歉,做梦呢!

    此时,叶淮南打完电话回来,一眼就看到穿着婚纱的女子站在人群中,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仿佛眼前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

    叶淮南抿了抿唇,一双冰冷的眸子落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的白浅身上。

    还真是阴魂不散。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说纪小宁动手,他觉得是有可能的。

    就在这时,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接着是女人放肆的笑声,叶淮南不由把眸子落到女人的脸上。

    女人笑起来的样子真是特别的好看。

    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只可惜,这女人从来都没有对他这样笑过。

    “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打了各位,在这里,我向大家郑重道歉,对不起!”纪小宁揉了揉手掌,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叶淮南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倒是没想到,纪小宁居然这么聪明。

    “你,是不是想死了!”有店员冲着纪小宁吼,却不敢动手打回去。

    “行了,戏也看完了,打人的瘾也过了,我也该走了!”纪小宁说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要是各位再执意不让我走的话呢,那我就在这里坐下来,大不了我就告诉进店的客人,你们的婚纱面料有问题,穿了皮肤会过敏!”

    店员一听纪小宁这话,哪里敢开口。

    叶淮南的嘴角扬起一抹高高的弧度。

    这样带着一丝小赖皮的纪小宁,说不出来的可爱。

    “纪小宁,我们之间的事,你不应该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白浅的声音很小,眼眶里蓄满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纪小宁真是讨厌极了这样的白浅,眉头皱起,“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真是连装都不想装了!

    “你打了人,还威胁别人,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过份?”

    纪小宁冷嗤,“看来,你还真是不死心呐!”

    说着,迈步走过去,扬起手,一巴掌打在白浅脸上。

    这一巴掌打得很重,白浅的嘴都被打歪了。

    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被打的时候,不顾形象的冲着纪小宁扑了过来。

    纪小宁吓得脚步后退,身体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男人熟悉的味道钻入鼻中。

    纪小宁莫名觉得心安。

    白浅没料到叶淮南会突然出现,想要收住脚步已经不可能了。

    于是,白浅就这样直直地撞了上去。

    叶淮南一把扣住她的手,狠狠用力。

    白浅不敢相信叶淮南居然把她的手腕给弄得脱臼了。

    手腕太痛,白浅忍不住惨叫出声。

    叶淮南用力把白浅推开。

    白浅的脚步不断后退,以最难堪的姿势跌倒在地。

    叶淮南看着白浅的脸,冷冷一笑,“纪小宁打了人,那又怎么样?你算什么东西,居然还想替别人讨回公道!”

    叶淮南的声音不大,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

    一句话,他就是王法,想在他这里找公平,休想!

    白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一旁的店员被叶淮南强大的气场给吓到了,赶紧悄悄地跑开了。

    说完之后,叶淮南掏出手机来,直接按了回拨。

    很快,电话接通,时修调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哥,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你公司的艺人在外面横行霸道,你要不要管!”轻飘飘的一句话,压迫力十足。

    时修愣了一下,“谁?”

    白浅顾不上手腕的疼痛,立马冲到叶淮南的面前,低低地求道:“别说!”

    叶淮南淡淡地勾起唇角,“半小时内赶过来,我就不起诉她!”

    “地址给我!”时修咬了咬牙。

    叶淮南报了地址,搂着纪小宁走到一旁坐下来。

    纪小宁还有些懵逼。

    叶淮南刚才怎么冲上来的?

    白浅吓坏了,赶紧上前来,小声哀求道:“淮南,能不能别这样!”

    要是时修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发火。

    到时,说不定就直接把她给雪藏了。

    她好不容易有了出头的机会,要是被雪藏,她这辈子就完了。

    “别怎样?”叶淮南挑眉看着白浅,脸庞微微有些红肿,想必是刚才借纪小宁的手打的。

    “别让时修过来!”白浅说得很小声,目光偷偷地看向叶淮南怀里的纪小宁,眼里闪过一抹恨意。

    “他可是你老板,你是他旗下的艺人,出了事,自然应该由他出面!”叶淮南顿了一下,“不过,如果……”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白浅听出他话中有话,赶紧问道:“如果什么?”

    叶淮南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窝着的女人,一副乖巧的样子。

    倒是和刚才打人时的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完全相反。

    他倒是挺喜欢这小女人发起狠来的样子。

    就像过去刚刚到叶家不久,她总是叉着腰对着他吼。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舒服。

    “淮南,你倒是说话啊!”脱臼的手腕痛得厉害,白浅咬牙硬撑着,站在叶淮南面前,一副恭敬的样子。

    “刚才你不是说纪小宁打你了?”说话的时候,叶淮南的手指轻轻穿过女人的发,捻起细细的发丝,眼眸深邃,一脸莫测高深的样子。

    白浅不明白叶淮南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是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怎么?回答不出来?”叶淮南捻起发丝放到鼻端闻了闻,很熟悉的香味儿。

    “不,不是!”白浅摇头。

    “那你,倒是回答啊!”

    这时,纪小宁不由偷偷地仰起头来看叶淮南。

    男人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温和。

    似乎并不像是要发怒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