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知道你恨我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小晚,不要,你不要害他!”纪小宁在梦里居然看到了纪小晚,吓得她赶紧冲过去抱住纪小晚的身体。

    她不要纪小晚伤害她的孩子。

    叶淮南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快速冲到房门口。

    握着门柄,用力一扭。

    门居然从里面锁了。

    叶淮南愣了一下,赶紧返回去,快速找到今天让云琛弄来的钥匙。

    房门很快开了。

    叶淮南握着门柄站在门口,目光落在床上。

    “叶淮南,我恨你!”纪小宁撕心裂肺的吼出来这么一句话,叶淮南一下子清醒过来,大步走到床边。

    床上的女子,眉心皱着,额头上布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散落在四周,双手在空中挥舞着。

    叶淮南心口钝痛,弯腰坐到床沿上,伸手握住纪小宁空中挥舞的双手,“我知道你恨我。小宁,对不起……”

    叶淮南的声音很低,却像是带着某种魔力。

    纪小宁的情绪总算是平息下来了。

    叶淮南脱掉鞋,掀开被子躺到床上。

    纪小宁的身体一下子就偎进了他的怀里。

    女人的眼角还挂着泪水,睫毛也是湿湿的,偶尔还有抽泣的声音传来。

    叶淮南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的女人。

    女人睡得很香,叶淮南却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早上纪小宁醒来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位置是暖,枕头也微微有些下陷。

    对于昨天晚上的梦,她隐约还有一些记忆。

    好象叶淮南来了。

    想到叶淮南三个字,纪小宁惊得坐起身来。

    看着关上的房门,纪小宁这才放松下来。

    一定是她的错觉。

    伸了伸懒腰,纪小宁这才跳下床。

    身上的睡衣下摆居然被卷到了胸前……

    睡衣看起来也皱巴巴的。

    感觉特别的奇怪。

    纪小宁伸手拍了拍脑袋,真是睡得像猪一样。

    居然一点也想不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来。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纪小宁吓了一跳,急忙把睡衣下摆往下扯,这才挺直了背脊,抬眸看向门口,思绪停滞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你怎么把门打开的?”

    她明明把门上了锁,叶淮南是怎么打开的?

    “门是你打开的!”叶淮南淡淡地开口。

    “不可能!”难道她有梦游的习惯?

    叶淮南看了她一眼,“有什么不可能!昨天晚上我睡得正香,你打开门跳到我沙发上来,非得抱着我睡,还流了口水,不信你看!”说着,叶淮南用手指了指胸口处,纪小宁看到叶淮南的衬衫那里有一团很明显的黄色的渍。

    赶紧伸手捂住嘴巴,纪小宁有种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冲动。

    转念一想,她醒来的时候可是在床上。

    于是,顿时就有了底气,“你少忽悠我!我可是睡在床上的。”

    “我做饭的时候抱你回房的!”叶淮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今天不是开机仪式吗?还不赶紧去洗漱?”

    听叶淮南这么说,纪小宁转身进了屋,反手甩上了门。

    看着关上的房门,叶淮南抿了抿唇。

    心里是暖的。

    低头看了看衬衫上的黄色的渍,解开扣子脱下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下次打鸡蛋的时候可得小心一点,千万别弄衣服上了。

    纪小宁洗漱好,换了衣服出来,看到两个大箱子很整齐的靠在墙边。

    一旁的垃圾桶里扔着一件衬衫。

    想到刚才看到的男人胸口的那团渍,纪小宁想着今天抽空去买一件来赔给他。

    “杵着干什么?过来吃早餐!”

    男人的声音把纪小宁的思绪拉回来。

    纪小宁看了一眼旁边的沙发。

    上面看起来很整齐,完全看不出来有人睡过的样子。

    尽管疑惑,纪小宁还是没有再纠结,迈步朝着餐厅走去。

    到了餐厅,纪小宁看到男人已经坐到了餐桌上。

    餐桌上摆满了食物。

    中式和西式早餐都有。

    纪小宁忍不住想起过去和叶淮南在一起的时候。

    每天早餐都会准备一大桌子。

    最后,有大半是进了垃圾桶。

    叶淮南看了纪小宁一眼,端起碗和筷子开始吃早餐。

    纪小宁走过去坐下来,望着面前的粥,心里说不上来是一股什么样的滋味儿。

    她到底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纪小宁了。

    叶淮南吃饭没有说话的习惯,所以,一顿饭吃得很沉默。

    吃过早餐,纪小宁去洗碗,叶淮南去换衣服。

    出门的时候,纪小宁打了电话给安若素,让她过来接自己。

    打开房门,纪小宁看到门口站着楚牧风,身上穿着很正式的西服,打着领带,好看的脸上依旧挂着暖如冬日阳光的笑容。

    纪小宁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下意识推了一把身后的叶淮南,俏脸泛红,“风哥,早!”

    楚牧风的目光在叶淮南脸上扫过,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温和,添了几分凌厉。

    叶淮南挑了挑眉,伸手将纪小宁揽入怀里,“赶紧走吧,别耽误时间!”

    “小宁,一起走吧!”楚牧风开口的时候,眼底的凌厉已经敛去,依旧又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

    纪小宁正要开口,耳畔却突然传来男人压低的声音,“你要是敢跟他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心头微微一颤,纪小宁不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叶淮南。

    果然,之前的温柔神马的都是装出来的。

    现在的才是他最真实的模样。

    “叶少,不管之前你和小宁之间有过节也好,爱情也好,那都已经是过去了!能不能别再纠缠小宁?”楚牧风特别讨厌叶淮南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凌厉,不似平时那般温和。

    他要保护纪小宁,不希望她受伤。

    “我们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叶淮南冷哼一声,直接搂着纪小宁大步走开。

    “叶淮南,你个混蛋!放开我!”纪小宁挣扎起来,小声地吼道。

    “纪小宁,我警告你,和他保持距离,否则,我就把我们之间隐婚的事公布出来!”叶淮南搂着纪小宁进了电梯,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拎出水来。

    他认定的女人,谁也别想抢!

    “叶少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是离婚,不是隐婚!如果你真想公布出来,哪,随你咯!”纪小宁知道叶淮南想威胁她。

    可惜啊,她不接受威胁。

    听到纪小宁那无所谓的回答,叶淮南有些火大。

    这女人现在居然敢顶嘴?

    还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胆子可不小。

    “大不了我就不混娱乐圈,反正我手里还有当年你妈给我的一笔巨款,正愁没机会用呢!”本来纪小宁是打算要把那些钱砸回给时岚的,后来想想,何必和钱过不去?

    叶家欠她父母两条人命,那几百万也算是赔偿。

    “纪小宁,你还真是知道怎么惹恼我!”叶淮南捧起纪小宁的脸,他好象又看到了许多年前那个刚到叶家时古灵精怪的小女孩。

    现在的纪小宁和过去的她重叠。

    竟然让叶淮南心里生出一股异样的情愫来。

    “叶淮南,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纪小宁眨了眨眼睛,心里有几分明白,想要甩掉叶淮南,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她可以试着让叶淮南不干预她太多。

    叶淮南脸上的表情冷冷的,没有应声。

    “我同意你暂时住我那里,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别管我的事!”纪小宁说话的时候偷偷的观察着叶淮南脸上的表情,“你这样防着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和他们的关系都搞僵,你让我怎么和他们相处?”

    她和楚牧风可是还要搭档拍戏。

    要是叶淮南一直针对楚牧风,她和楚牧风的关系不好,怎么拍戏。

    叶淮南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纪小宁假装没有看到他难看的脸色,“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说完,电梯门开了。

    纪小宁推开叶淮南,迈步出了电梯。

    ……

    下午的时候,叶淮南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他和李碧莲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同时还宣布,接下来将投资几十亿和蓝冰传媒公司合作拍两部巨作。

    此新闻一出,别说叶氏炸了,蓝冰传媒也同样炸了。

    因为,这是叶淮南单方面宣布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这几十亿的投资,又实在是有些诱惑。

    于是,不少人纷纷猜测是不是叶氏的总裁看上公司的谁了,想砸钱捧她。

    纪小宁出席了完开机仪式后坐进保姆车,安若素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小宁,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纪小宁闭上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说哪个我就听哪个!”

    安若素瘪嘴,“真没劲!”

    纪小宁微微一笑,“那就坏消息吧!”

    安若素顿时就来了精神,坐直身子,“坏消息就是,风尚传媒的一姐洛奕然要回宁市了!这对你来说,又多了一个劲敌。”

    听到洛奕然三个字,纪小宁立马睁开了眼睛,“洛奕然什么时候回来?”

    安若素回过头来看她,“你这么高兴是为什么?”她都说了是劲敌,小宁居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

    纪小宁收敛了笑容,一脸正色,“好消息是什么?”

    等下回去看看洛奕然的微博,到时私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那次她莫名其妙失踪,估计洛奕然都吓坏了,后来她就失去了洛奕然的联系,心里一直愧疚着呢,现在听说她要回来了,怎么能不开心!

    “好消息是,叶少接下来要投资几十亿和咱们公司合作拍两部巨作,公司的QQ和微信群都已经快要炸了!他们都在猜测叶少投资是准备捧公司里的谁!”安若素看着纪小宁变幻莫测的脸,小声问道:“你说,叶少打算捧的人,是不是你?”

    纪小宁心里‘咯噔’一下,看了安若素一眼,摇了摇头,“不可能!”

    早上她才对他说了那些话,他怎么可能……

    安若素没有开口,发动了汽车。

    晚上的时候,纪小宁回家,并没有看到叶淮南。

    没来由的,心里竟然涌上一股失落感来。

    目光在墙角处的行李箱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纪小宁这才推门进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纪小宁依旧没有看到叶淮南。

    接下来的好几天,纪小宁都一直没有看到叶淮南。

    虽然心里疑惑,不过,却也渐渐地淡定下来。

    他们之间,本来就该是这样的相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