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自杀未遂

作者:若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叶少隐婚:宠妻很低调最新章节!

    纪小宁听着叶淮南讲过去的时光,心头暖得一塌糊涂。

    她认识叶淮南那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叶淮南是个什么样的人。

    每次说话都是简单省事儿,能用一个字代替就不会用两个。

    现在他却对着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心里不暖才怪。

    听着听着纪小宁就睡了过去。

    听到纪小宁的呼声,叶淮南这才发现女人睡着了。

    低头看着她的脸,忍不住笑了。

    这小女人怎么看怎么可爱。

    只是,这小女人好象和他在一起总是多灾多难。

    也不知道他们俩究竟谁克谁。

    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叶淮南才起身走到阳台,拨了电话出去。

    电话过了好久才被接通,叶淮南皱了皱眉,“你在哪儿?”

    “我说,叶少,你没事儿半夜打我电话做什么!你女人腿受伤不能办事儿,可我媳妇儿她一切正常啊!咱们还急着办事儿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咱们见个面吧,我有话要问你!地址我会发到你微信上,赶紧的!”说完叶淮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掏出一支烟来点燃,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叶淮南总忍不住想起过去和纪小宁在一起的日子。

    他这一辈子大概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她在一起了。

    烟才抽到一半,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叶淮南的眉骨动了动,随即接通了电话。

    “总裁,纪二小姐的小助理自杀未遂,被紧急送往医院去了!刚才救护车来,我看到有人把她往车上抬的时候,浑身是血!”

    “怎么回事?”叶淮南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

    纪小晚这女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纪二小姐去阻止她自杀,好象手上中了几刀,情况挺严重的,现在也在去医院的路上!”

    “你赶紧派人去打听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叶淮南现在觉得纪小晚就是一个心思阴暗的人,有时候还真是防不胜防。

    “好,这就派人过去守着,对了,医院那边要再加派人手吗?”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过来守着,纪小宁这边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这大半个晚上,他的心脏就这样起起伏伏的,再折腾下去,哪里受得了!

    ……

    此时,宁安医院。

    厉墨风刚做完最后一台手术走出手术室,就看到有人推着手推床飞快地往急救室跑去,身后跟了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

    厉墨风剑眉一拧,伸手抓住从身边跑过的一个人,小声问道:“这人谁啊?”

    这宁安医院最不缺的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可一般情况下,那些记者也不敢这样赶着跑来他的地盘上撒野啊!

    “听说是宁市来拍戏的剧组里的明星,好象是自杀了还是怎么着!”

    厉墨风眉头紧锁。

    这现在的人都怎么回事啊?动不动就玩自杀。

    这还明星呢,公众人物,这样做合适吗?

    “行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过去了!”

    厉墨风只好松了手。

    ……

    叶淮南到了和时修约定的地方,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

    折腾了大半夜,他这头都大了。

    时修赶来的时候,看到叶淮南坐在那里看手机,在他对面坐下来,冷冷地说道:“怎么了这是?忧郁王子啊!”

    “叶雨晴到底怎么回事?当初你可是告诉我送她出国了吗?怎么会在宁市!”叶淮南的话刚一说完,酒就送上来了。

    时修开了酒,替两人各自倒上,端起酒杯朝着叶淮南晃了晃,“我的确是把叶雨晴给送出国了,谁知道她会偷偷地跑回来了呢!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事不怪我!我压根儿就不知道,真的!”

    叶淮南有点烦躁。

    叶雨晴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对付纪小宁,再加上母亲在一旁帮忙,纪小宁肯定会被两人算计吃得连渣都不剩。

    他可不能把叶雨晴留下来。

    “我说你,当初要是不把叶雨晴扔进那里面去,现在她能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去对付纪小宁吗?要怪还得怪你!”时修看着叶淮南,不由叹了口气,“你就那么爱纪小宁?为了她,你居然把自己的亲妹妹送进监狱!那她知道这事儿感激你了吗?”

    别说别人不理解,时修也觉得自己不能理解。

    再怎么说这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吧!

    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呢?

    “有些事,你根本就不懂。”叶淮南端起杯子,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最近纪小宁这边老出事,你回去宁市找机会把叶雨晴送走!要偷偷的,不能让妈知道!否则,她肯定不让!”

    时修把酒杯搁到桌上,看着叶淮南的脸,“时女士什么脾气你不知道?我要是敢再偷偷把姐给弄走,不把我打死才怪!”

    “最近妈和叶雨晴之间估计因为公司股份的事闹了矛盾,得趁着她们现在还没和好的时候把叶雨晴送走!”总之,叶雨晴坚决不能留下。

    “找我来就说这事?”时修看了叶淮南一眼,“那现在说完我可以走了吧?这我出门的时候媳妇儿才刚洗完上床呢!我得赶着回去!”

    “那天晚上游轮上的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公子对不对?”这么几天忙着,他都忘了和时修沟通这件事。

    “就算他长了一张和公子一样的脸,可他身上也没有公子的那种贵气!所以,我敢肯定,他不是公子!”

    “如果他真是公子的话,那天晚上为了让我们相信,找人扮他也是有可能的!”叶淮南的眼前闪过一张脸来。

    他不愿意相信是他。

    可是,那天晚上那么急切的叫他过去又是怎么回事?

    “关于收购蓝冰的事,我已经做好方案了,你什么时候回宁市?”时修没有接叶淮南的话头。

    “就这两天吧!”叶淮南看着酒瓶里的酒,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脑子里那个人的脸越来越清晰。

    手指不由用力收紧,握紧了酒杯。

    时修把脸凑过来,“叶少,你要再不回去,指不定叶氏就没了!”

    “就算你和他联手,叶氏你们也拿不走!”叶淮南一脸自信。

    “哟,还挺自信!”时修看着叶淮南的眼睛,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从你出生开始,叶氏就是你名下的产业了,说实话,我其实一直觉得,我根本就不是你爸的亲生儿子!”

    叶淮南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低低地说道:“就算我出生开始就拥有叶氏,可我却把这些年来打下来的江山分了一半给你!现在你还觉得父母偏心吗?”

    时修是不是父亲的儿子,他不愿意去谈这个问题。

    就算不是,做了这么二十几年亲人,也比外人更亲。

    “说得好象你在施舍我似的!”刚刚时修没有忽略叶淮南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他越来越坚定,他真不是叶家的种。

    而他那死去的老爸也早就知道这件事,所以遗嘱才会只给了他几套破房子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该回去了,先走了!”叶淮南说完之后就急急地站起身来。

    要是再呆下去,时修肯定会问他。

    看着叶淮南的背影,时修唇角勾了勾,掏出手机来,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话筒里才传来压低的吼声,“时修,你个混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打电话做什么!”

    “妈,我喝醉了!”时修手里握着酒杯,来来回回地把玩着。

    “你像不像话!居然喝醉了!”时岚的声音放柔了许多,很明显的带着一丝心疼。

    “妈,你实话告诉我,我爸究竟是谁?”时修仰起头望着窗外,脑子里全都是在洛奕然家里的场景。

    洛奕然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有钱人家,可是,她的父母都持别的温暖。

    每次去他都不想离开。

    他理想中的家,就应该是那样,不大,不算很有钱,但却足够温馨,幸福。

    这样的温馨和幸福,是他从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时修,你喝醉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啊!这些话我也就当成是胡话!听过就算了!如果下次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看我怎么抽你!你爸是谁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来问我?”时修听得出来,母亲的声音听起来明显的有些心虚。

    看来,她是不打算承认了。

    不过,没关系,他会查出来的!

    “时女士,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爸也走了那么多年了,合适的话就赶紧找一个吧!别等到牙齿掉光的时候,哪个男人还瞧得上你!”时修的话刚一说完,就听到话筒里传来男人压低的声音,“岚岚,谁的电话?”

    时修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不等他反应过来,电话就被挂断了。

    时修握着手机,努力的回想着话筒里的声音。

    似乎很熟悉……

    此时,宁市。

    某别墅的房间里,时岚身上穿着性感的睡衣,长发披散下来,一副妩媚十足的样子。

    这些年来时岚保养得好,所以,她的皮肤看起来很好,根本就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

    “你个混蛋!故意的吧?”时岚回头,朝着身旁靠在床头上的男人,‘啪’的一巴掌甩过去。

    “是啊,故意的!怎么着吧?”男人不怒反笑,伸手从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递到时岚面前,“来一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