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想抗旨不成

作者:杉杉莞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南宫修寒见这小太监还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凤眸一冷:“怎么?你想抗旨不成!”

    龙欣月被这男人阴晴不定的脾气那是弄得,心肝脾肺肾都累,她不过就是踌躇了一小会,怎又变成抗旨了!

    暴君果然是暴君,脾气太臭了!

    她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拿起那案桌上的墨块,磨起墨来。

    站在那里,龙欣月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她看看窗外这时辰,想着现在只怕那进宫的车队都已经走了吧。

    好不容易有的机会又没有了,她整个人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

    “这杯中茶水没有了,你去给朕倒一杯茶来。”

    男人这话一出,龙欣月一个激灵,她看着桌上的黄色瓷杯,目光环视了一下这玄云殿,根本没有放置茶水的地方啊。

    “玄云殿出殿外左转有一个茶水间。”南宫修寒缓缓说道,眼睛却依旧望着手中的奏折,没有看她一眼。

    “殿外?”龙欣月听到这句话,那两眼瞬间点亮了,意思是她可以出殿外去了。

    太好了,这不正好趁着倒茶这功夫,她开溜不是更好吗?

    她连忙去拿起那茶杯,笑得那是一个灿烂:“是,奴才这就去。”

    “怕你不认路,忘了回来,那朕的茶水可就喝不上了,你随小林子一起去。”

    站在书房里伺候着的另外一个小太监听到这话,顿了顿,连忙出来躬身说道:“是,皇上。”

    南宫修寒一句话,就像在龙欣月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她裂开的嘴还没有来得及收拢,就僵硬在脸上了。

    她这是白高兴了?

    龙欣月满肚子郁闷的心情和这个小太监一起出了殿,随着他来到了这茶水间。

    这里面出了各种预备的热水之外,还摆满了各种不同的名贵茶叶。

    那个小太监斜眼看了龙欣月一眼,冷哼道:“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竟然还想着一步登天!”

    龙欣月听着这小太监这句话,蹙了蹙眉,这小太监是怎么了。

    她走到这热水旁,将这茶杯上的杯盖打开,里面还有一些没有喝完的茶水,她将它倒在了一个专门盛这些废弃茶水的桶里。

    看着这么多茶叶,她根本不知道这暴君喜欢哪一种啊!

    “这位公公,皇上一般喝何种茶叶,你告诉我,我好放茶叶。”

    小太监冷哼了一声,将头转了过去:“我不知道!你爱放哪个就放哪个!”

    说完这话,小太监一阵嘀咕:“我小轩子不知道在其他宫殿辗转多少次,伺候了多少位主子,才有了机会进了玄云殿当差,竟然有人还想一步登天,甚至还跑到这玄云殿来胡乱认自己是玄云殿的奴才,也不看看自己长了个什么鬼样子!”

    龙欣月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太监是看出她并不是玄云殿的奴才了。

    想来也是,皇帝可能不关注这些奴才,不认识也很正常,可是这些奴才就不一样了。

    一定是对身边的共事的人是十分清楚的。

    这太监肯定以为她故意在皇帝面前露脸,为的就是往上爬。

    算了,谁管他怎么想。

    “这位公公,现在我们都是在伺候皇上,如果这茶叶正好不是皇上爱喝的,而我呢又问过你了,那到时候皇上不满意,降罪下来,我可就实话实说了,到底是谁的过错,皇上是有道明君,自然心中有数,就算责罚下来,你重还是我重,想必公公在皇宫当值这么些年,应该也猜得一二吧。”

    龙欣月的这番话,让小轩子慌乱了片刻,有了忌惮,他自然不会继续为难龙欣月。

    “小林子,刚才呢,是小的不识泰山,皇上就喜欢喝龙井,就在那第二排柜子上。”小轩子笑道。

    龙欣月打开第二排柜子,取下这龙井茶,捏了一片在鼻子里闻了闻,香味的对的,这才将这茶放入茶壶之中。

    怎么说,她在二十一世纪也极爱品茶,这些茶的好坏品种她还是分得清的。

    泡好之后,过滤掉茶渣。

    再将这茶水倒入杯中。

    龙欣月瞧着在一旁看呆了去的小轩子,她心里盘算着,如果她就这样走了,让这小轩子端茶水进去,那暴君会不会追究下来?

    怎么追究,这小林子也是不存在的人物,她怕什么!

    爱追究就追究呗!

    龙欣月将茶放在托盘上,走到小轩子身边,将托盘给他:“你给皇上送去吧,我还有点事,正好,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小轩子回过神来,冷冷看着龙欣月,将托盘重新放在她手上,冷声说道:“皇上要我陪你来,说白了,就是要我来看着你的!怎么,你想逃?”

    小轩子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这小林子不会是什么宫里逃出来的罪奴吧。

    “我说你怎么这么奇怪啊!以前没有在玄云殿见过你,你到底是在哪里当差的?”

    龙欣月心里一咯吱,她挑了挑眉,笑道:“我是新进宫没有多久的,公公,这皇上的茶水不送去只怕是凉了,我们走吧。”

    她暗暗吐槽,这小太监够精明的啊!

    竟然走不了,还是乖乖送茶水吧。

    她心里盘算着,只要就想法子度过今晚,等皇帝就寝后,她再偷偷溜回霜霞殿,换回自己的衣服。

    上朝朝拜了这暴君之后,她就不信他还有什么理由把她留在宫里。

    到时候回了驿馆,再逃也不迟!

    小轩子看着这纤瘦的背影,他眼底划过一丝阴冷:“这小林子果然是有问题,指不定是哪里的罪奴!要是让皇上知道了,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看你还想不想往上爬!”

    龙欣月端着茶水走进殿内,将茶放在案桌上:“皇上,茶泡好了。”

    “怎么这么久?”南宫修寒抬起头,看着龙欣月,凤眸透出一丝探究:“不会是想着要给麟皇子送被褥,就把朕交代的事给耽搁了吧?”

    龙欣月低着头,有些心虚地笑道:“怎么会,奴才岂会忤逆皇上的意思,不过……这让麟皇子久等,只怕皇子会以为皇上故意怠慢,只怕会有损皇上的威严名誉。”

    南宫修寒微微敛了敛瞳,眸色转深,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怎么,朕的名誉何时需要你一个奴才来操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