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不是葬身火海了吗

作者:杉杉莞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都市最强仙尊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绝代仙王在校园全能妖孽神医重生之都市仙尊重生至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男人看着伸过来的手,愣了愣,却没有拒绝,任由她的指尖碰到他的脸,温温热热的触感。

    她眼眶湿润了:“你……没死?”

    这是真正人的触感,都说,鬼是没有温度的,他是有温度的。

    太好了,他没死,他没死!

    南宫修寒看着怀里女人眼睛里空洞和绝望渐渐被点亮,心头一颤,他抿了抿唇,目光落在了那渐渐发黑的手上,怒意遍布那深邃的黑眸之中,他将她一把抱起:“你这蠢女人,朕会那么容易死吗?”

    他不知道说这女人什么好了,竟然到最后还来了个玉石俱焚!

    她当她是烈士还是英雄?

    “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自己顾好自己就好了。”男人黑着脸训着她。

    “好。”龙欣月知道他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她做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好累,她觉得好累,好想休息一下啊。

    这眼皮越来越重,好像隐约之间,她好像听到了男人怒吼声。

    “叫鸢塬泊给朕滚过来!”

    等龙欣月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微微坐起,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好像是水云寨给她安排的那个房间。

    她的身上正盖着一个狐皮被,一旁的案桌上,一身黑衣的男人端坐在那,手中拿着一个册子,似乎在翻看。

    龙欣月突然想起来,他们这还是在水云寨,那这男人不会也被控制了吧。

    不然为什么他们还在这里!

    她连忙从床榻上起身,走到男人面前,然后目光望了望房间外,似乎还真的有人看守啊,她连忙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不会是被控制了吧?”

    男人抬眼,看到龙欣月醒来了,不咸不淡:“醒了?”

    龙欣月点点头,其实她的毒早早就解了,因为她那时解毒完毕时,醒了一次,似乎看到了鸢塬泊,一直在给她排毒。

    后来,她听到了鸢塬泊的话,说她身上的毒是已经排光了,只不过因为受到太大刺激,加上最近奔波太过劳累,所以更多是身体需要休息,所以才一直昏睡。

    后来,这男人好像是放下心来了。

    再后来,她好像还隐约看到这男人再给她喂米汤。

    不过她当时身体虚弱,头也晕晕的,喝了点米汤又沉沉睡了过去了。

    她挠了挠头:“恩,醒了。”

    睡饱了,怎么说,都让堂堂帝王,衣不解带照顾了两天了。

    哈哈,这种待遇,她倒是多想再享受几天,现在,还是算了。

    肯定是没有了的。

    龙欣月见男人连人皮面具都没有戴了,就已原貌坐在这里,这里可是水云寨啊!

    “皇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龙欣月想知道原因,可是她不想直接戳穿她知道楠修就是男人的事实。

    要知道,她是知道,她对楠修干了什么。

    而且还在安府的时候,说了那么多男人的坏话,要是她真的承认她知道楠修就是他了。

    这些大不敬之罪,到时候他要合着一起算的话。

    那她还有小命在吗?

    所以,还在装做不知道吧。

    男人看着书,缓缓说道:“都知道朕是楠修了,还有问的必要吗?”

    龙欣月刚刚为自己的小算盘高兴了一下,而男人薄唇里蹦出来的话,让她一下子就像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

    啊啊啊!

    他什么时候发现她已经知道了的?

    她好像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已经知道他是楠修了啊?

    难道是哪里露馅了?她明明隐藏得很好的!

    完了完了,这男人的暴虐性格,肯定是要打算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她欲哭无泪,真是能不能不要这样对她!

    龙欣月面上成了苦瓜状。

    男人一抬眉,见她面色如土的样子,低笑出声:“你这是在自省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对君王不敬的事?”

    龙欣月缩了缩脖子,背后冷汗淋漓:“皇上,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吗?臣怎么知道,您派给臣的下属就是皇上你本人,所以……所以……”

    突然之间,龙欣月想起了自己一路上,一个劲的和这男人说她和他之间关系多好多好,甚至一副要罩着他,给他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这些话。

    完了,现在倒好,一切被男人一句话给戳破,现在她这一路的所作所为,都被他当成笑话看了。

    龙欣月越想,心里月气愤,明明是他自己不说明身份的,怪谁啊!

    害得她就像一个二百五一样,在他面前感觉傻到天际去了。

    指不定他内心都在笑她傻呢!

    不过,这些话,她只敢在心里吐槽一遍,不敢真的当着这男人的面说出来。

    “皇上,您能不能饶恕臣这一次啊?”表面上,她还是一副很恭顺的样子的。

    南宫修寒勾了勾唇,没有理会她。

    龙欣月见他没有说话,想来也算默认了,她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还好,还好,看来今天这暴君心情不错,不然为何对她好像脾气好了很多。

    对了,她好像想起一件事了,这男人不是葬身火海了吗?

    当时她是清楚看到了的啊。

    而且,为什么他们还在水云寨啊,不会是这男人被控制了吧?

    “皇上,臣能不能斗胆问一个问题啊?如果,不小心冒犯到了皇上,您能不能不治臣的无礼之罪啊?”龙欣月不知为何,她对着这个男人,总有种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因为她的确还是有点怕他的。

    南宫修寒没有望她,而是轻声应了一声,目光依旧停留在这些册子上,缓缓开口说道:“问吧。”

    龙欣月眨眼,抬眼睨着男人的脸色,见他俊脸上没啥表情,好像心情还可以的份上,她松了口气,这才敢问出了心底的疑惑:“皇上,您……不是……葬身火海了吗?怎么会……”

    “还有,你是不是被水云寨挟持了?”龙欣月一把握住了男人的手,小脸认真说道:“如果有需要臣的地方,请尽管说,臣定会为皇上您脱困的。”

    南宫修寒听到这话,抬起了头,目光凝视了她一会说道:“这东西都在我的手上了,你觉着朕是被水云寨控制了?”

    龙欣月目光一落,这会她才发现,这男人再翻看的东西是什么。

    好像是一本册子,她目光落在那上头的内容,仔细瞧了两眼,看着上面的所写金额和银子流动,以及旁边摆着的,正好就是翠虹阁的账簿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