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作者:杉杉莞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仙都市最强仙尊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绝代仙王在校园全能妖孽神医重生之都市仙尊重生至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她愕然瞪大了眸子,望着坐在床榻之上,衣衫不整却也就贵气逼人的男人。

    俊美的面容不怒自威,让人心底发颤。

    她连忙收回目光,跪了下去。

    他是皇上,他竟然当今的天子!

    那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啊!

    一路上对这男人所做的,几乎都是大逆不道的死罪,更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想到,原来……原来月白背后的恩客,竟然是帝王!

    难怪,难怪连霓霞坊都得罪不起月白。

    难怪千年坊的大小姐也不敢再找月白的麻烦了。

    他的身后的靠山,竟然如此之大!

    “起来吧。”男人看着这一片的狼藉,却未见那一身白衣的身影,眉头蹙了蹙,而后又收回了目光,冷声说道:“你们都先出去,等朕换好了衣袍再说。”

    “是!”扬青和他的士兵以及那一干四象镇的大小官员都纷纷退出了这房间。

    片刻不敢多做停留。

    而如鱼跪在地上,浑身都不敢动。

    “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出去!”

    “是。”如鱼此刻才发现,自己都腿软了,听到男人语气里的不耐,不知为何,心里有股不甘弥漫在心底。

    如果她早就知道,这男人身份这般尊贵,这一路上她就不会争锋相对。

    也不会错失了那么多次的机会了。

    还给那老人找什么账簿和册子,若是被帝王发现,她五马分尸都不得恕罪!

    到时候,她就变成了一个替罪羊,一想到这里,她的背部都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等如鱼离开后。

    南宫修寒缓缓站起,将衣袍穿戴好,当看到掉落在地上那白色的发带。

    他愣了愣,而后低下身子,将那白色的发带拿在手里,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擦着那发带上精致的条纹,薄唇微微勾起,然后将这条发带放入了怀中。

    而另外一个房间的龙欣月,也听到了外头那高呼的声音,想着定是官府的人找到那男人了。

    她还听到了扬青的声音,心想着,连祈军总指挥都来了,那男人的安全肯定是没有问题了的。

    这时,她也放下心来了。

    连忙从浴桶里赶紧出来,擦一擦然后将衣袍穿上。

    那男人醒来没有见她,肯定会找,到时候要是派兵来挨个搜房,那她这个样子可就穿帮了,不行,不行!

    等龙欣月穿戴好衣袍后,发现发带不见了。

    她将这个房间里找了个遍,压根没有看到自己的发带,难道还在男人房里?

    龙欣月微微打开一些这房间的门,透过门缝往外看去,发现南宫修寒脸上并没有带人皮面具,盯着他原貌,容颜俊美,一身黑衣包裹着修长的身躯,迈步走着前头,后边跟了一堆官兵和大小地方官们。

    走下了楼去了。

    压根没有来找她的意思。

    龙欣月等着男人走了以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郁闷,这男人也是够了,好歹给他做了解药,怎么都不担心一下她。

    好歹问问小二什么,她人在哪里啊。

    难道不担心她被歹徒或者杀手什么的,给暗杀了吗?

    龙欣月吐槽了一会,等着男人和这些官府的人都下到一楼后,她便猫着腰,偷偷溜回了男人的房里。

    正好这个时候,小二在收拾。

    她见到小二都几乎快把这里收拾干净了,她连忙问小二:“小二,你有看到这地上有发带落下吗?”

    小二愣了愣,摇了摇头:“没有,这房里没有任何客人您落下的东西。”

    “这样啊。”龙欣月看着自己这一头及腰长发,若是就这样走下去,看起来应该就更像一个女人了吧。

    也不知道是心虚作用还是什么。

    还是不敢下去啊。

    “小二,你能不能给我去买一条发带啊。”

    小二听到后,热情地答应了:“好呀,客官是要白色的发带是吧,正好我们这附近有!我这就去给你买一条来!”

    “好。”龙欣月就这样在隔壁房间等着这发带,等了好一会儿,等着门口人影闪动。

    敲门声响起。

    她想着定是小二来送发带了,忍着腰身的不舒服,和下身的疼痛,小步小步地走到门口,打开门:“小二,发带……”

    话还没有说完,当看着门口的人俊美的容颜时,她心头猛地一跳,漏了半拍。

    怎么会是南宫修寒?

    正好,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而后又往下移动,落在了她脖颈那片淡淡的粉红处,眸子闪了闪“你还要朕在下边等你多久?”

    龙欣月连忙收回目光,低下头去,不敢再看男人一眼:“皇……皇上,您怎么来了……臣以为你都走了呢。”

    不是都走了吗?

    想着还以为他都把她给忘了,谁知道他在下边等着她啊。

    对了,那昨晚上的事,他到底有没有记忆?

    一想起昨晚的事,那场景和感觉都涌入脑海里。

    心脏就止不住猛跳猛跳的,浑身都跟着发烫,看都不敢看男人一眼,将头能低多低就低多低。

    况且,昨晚上好像还是她主动的啊!

    要是这男人有记忆,那他指不定以为她是什么人呢!

    啊啊啊,不行不行,她要离着这男人远点,总是弄得她心乱如麻的!

    思绪也变得混乱了。

    她的面红耳赤,目光闪躲着男人:“皇上还有事?没事我就先下去了。”

    逃跑似的往下边跑去。

    可还没有走出一步,这男人的大手又将她整个人拽了回来,身子撞入了男人怀中。

    “你这样出去是想昭告天下,北冥皇子是女儿身?”低沉的声音透出一丝沙哑。

    加上她背靠着男人的身上,头靠在男人胸口处,这姿势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龙欣月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小猫,瞬间炸毛了,连忙从男人怀里跳出来,离得远远的:“皇……皇上,臣的发带丢了,臣也没法子,所以想着要不要从后面溜出去,等买好发带打理好自己后,再去寻皇上,向皇上请罪!”

    开始的结巴到后边的一气呵成,连龙欣月都觉着自己编起理由来比之前强多了!

    “恩,的确,这个法子是好。”男人一步一步朝着她靠近,龙欣月一步一步往后退。

    她低着头,只能看到男人深黑色的长靴,和黑色晃动着的衣袍,精致的腰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