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云月主

作者:杉杉莞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好看的小说 就来《www.2kxs.cc

    ,最快更新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刑嬷嬷眼眸一转,看着太后为这些忧心,心里有些担心,担心太后这把年纪会吃不消:“娘娘,那竟然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要不,奴婢明天就想法子去和月姑娘沟通一二,让她进宫来?”

    “这件事不着急,在那之前,哀家还需要把她的身份弄清楚!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就怕弄进宫来,惹出事端。”

    “是。”刑嬷嬷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便知道怎么做了。

    “那奴婢私下派人,去调查这月姑娘。”

    “恩。”

    太后闭着眼,假寐着应了一声。

    等着伺候完太后,刑嬷嬷走出了凤翔宫,来到一个阁楼处,走上二楼,从床榻下拿出了一个装着小蜻蜓的盒子,把里面的蜻蜓放出一只出来。

    这蜻蜓飞了出去,片刻之后,一道黑影一闪。

    一身黑衣的女子落在了这阁楼里。

    对着这刑嬷嬷跪了下来:“嬷嬷有何吩咐?”

    语气淡漠,面色淡然,眼神冷漠。

    刑嬷嬷看着眼前这女子,自己培养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现在娘娘想要调查这叫月白的女子,你去好好将调查结果给带回来,知道吗?”

    “是。”女子冷冷说道。

    “下去吧。”

    刷的一下,这女子又不见了。

    刑嬷嬷叹了口气,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收获才好。

    凤翔宫的阁楼之下,一身灰袍的男子,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眼眸一闪,然后一个闪身离开了凤翔宫,来到了玄云殿。

    这玄云殿周围有暗卫驻守,灰衣男子微微抬头,然后身形一动。

    轻妙地绕过了暗卫驻守点,进入了玄云殿里。

    溜到了屏风后面。

    男人微微探出头,看到了一身明黄的帝王坐在案桌前批改奏折,就在此时,一道寒光一闪。

    朝着他刺了过来。

    男人一转头,一个侧身躲开了这暗卫的攻击。

    因为这动静,也将他给逼出来了。

    而南宫修寒恍若未闻一般,继续淡定从容地批改奏折,做着自己的事,仿佛这两人的打斗和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都如同空气一样。

    灰衣男子见这暗卫继续攻击而来,他眼神一敛,冷哼一声,也不客气开始反攻了。

    暗卫拿着剑,而他衣袖之下划出了两根铁棒,和笔杆一样细,手臂般长,迅速挡下了暗卫挥过来的剑气。

    两人就这样,噼里啪啦,这玄云殿的声音无疑引起了外面的注意。

    “公公,里面好像有人,好像是打斗的声音啊!”

    这刘公公不敢贸然进去,只能大喊那些巡逻的禁卫军。

    “好像是!来人,来人啊!”

    这禁卫集聚了过来。

    灰衣男人一愣,明显脸色沉了下来。

    “鸢院使还真是给朕好大的一个惊喜。”南宫修寒此时开口了,看着还在和暗卫纠缠着的鸢塬泊:“怎么,还不肯束手就擒?还是想着等惊动了禁卫之后,众目睽睽之下,你一个院使大人担上一个弑君的罪名?”

    鸢塬泊眸光一闪,然后将铁棒一扔,跪在了地上:“皇上,臣是有事向您禀报,惊扰圣驾,请皇上恕罪,微臣以这样的方式来见您,也是为了我的主子。”

    暗卫见鸢塬泊停了手,他自然也停了,不过那长剑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这暗卫也是很吃惊啊,他是暗卫里武功最强的了,竟然还只是和这个太医打了个平手?

    可见这太医武功之高啊!

    什么时候,这太医院的太医,武功都这么强了!

    他记得,这个太医似乎是刚刚接替了上一任院使的位置,才半年的时间啊。

    从哪里来的高人?

    南宫修寒凤眸微抬,看了一眼这跪在地上的鸢塬泊,冷声问道:“你的主子是谁?”

    鸢塬泊沉声说道:“云月主。”

    南宫修寒眼波微动,然后微微抬了抬手,这暗卫了然,便收回了长剑。

    “何事?”

    鸢塬泊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这个暗卫。

    “臣是替主子想请皇上保管一样东西。”

    暗卫首先打开来,确认了一遍。

    发现,这个盒子里,只有一条项链,中间那挂坠是一个很像是蛇眼的玛瑙。

    暗卫特意拿起来,摸了摸,确认只是一个普通的项链,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这才将这东西呈上给帝王。

    南宫修寒也是看了一眼这盒里的项链,说道:“这是什么?”

    “云之眼。”

    南宫修寒伸出手轻轻将这蛇眼项链拿起,修长的手指抚过这玛瑙,眸子深邃难测:“是你主子的东西?”

    “是。”鸢塬泊并未掩饰。

    “朕知道了!放心吧,朕会保管好你主子的东西。”南宫修寒将这东西重新放入盒中。

    “多谢皇上。”鸢塬泊思索了一下,欲言又止。

    南宫修寒冷冷望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一并说了。”

    鸢塬泊深吸一口气,说道:“除此之外,臣来此,是希望能和皇上合作,请皇上给臣一个机会,让臣亲手杀了麟皇子!”

    南宫修寒眼眸一沉,薄唇微微一抿:“好,朕给你这个机会。”

    “谢皇上!”鸢塬泊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冷厉。

    浅墨云点里。

    等着龙欣月回来的书生,看着两人的时候,连忙迎了上去。

    不过看到两人的面色有些不太好,立马急了。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两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掌柜,您不是和语书去找最后这一位证人吗?找到了吗?”

    龙欣月叹了口气,走到这桌前坐了下来,一旁的绣娘也走了出来,关心看着两人。

    “回来了?有收获吗?”

    龙欣月摇摇头:“唯一的证人,失踪了。”

    “失踪?”书生瞪大了眼:“怎么回事啊?”

    语书解释道:“我们去那里的时候,就发生的事,这证人屋内一地的血,人已经不见了。我和公子随着那一群人找了一晚上,还是没有找到。”

    书生郁闷了:“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丝的线索,现在又断了。”

    龙欣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后天就是对峙公堂的时候了,她手上拿了这个证据,希望能够管用才好。

    不过抬头一看,众人都低垂着头,一脸低落的样子。

    龙欣月连忙鼓励大家说道:“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现在可不能士气低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