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8、流量们来一个(33)

作者:Dear毛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美漫之最强系统我的钢铁战衣神级影视大穿越重建恐龙岛无限求生修真四万年电影世界穿梭门黎明之剑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快穿:龙套好愉快最新章节!

    到了晚上下班回去以后,宁黛才问及秦令宜试镜时候的情况。

    经过一个下午的缓冲,秦令宜那份失败的情绪也有所缓解了,面对宁黛的询问,便如实答了。

    她不过是开个小差,没想到就这么把准备了多天的努力给开没了。

    要说起来,秦令宜自己也觉得冤枉和无语至极,她又不是什么初入圈的新人,不说专业科班出身,戏也演了几部,原本上场前也把遗忘的七零八落的台词和设计表演拾起了不少,可偏偏到了场上,一看见蔡导,以及蔡导身后坐的白玲和展望,她愣是又给二度忘记了。

    唯一记得的就是宁黛之前同她说的一句,忘记了就瞎演,填满卷面总比交白卷好。

    这才令她支撑着演完全部时间。

    不过秦令宜也不傻,知晓自己这一通瞎演是不可能糊弄过蔡导的,于是先一步对宁黛说抱歉:“糟蹋了你给我争取来的这次机会,真是抱歉。”

    宁黛默默地看着她。

    秦令宜不禁更觉心虚。

    宁黛问:“大表姐,你是开了一份什么了不得的小差,能把正事都开没了?”

    这是开小差?不是飙车吧?

    秦令宜抿了抿唇,还为没将与潘旭然的关系告知宁黛而有所顾忌,心里便下意识的开始组织起谎言。

    宁黛也不催她,伸手撩了一束她的长发,绕在指间把玩。

    不过没多摸两下,她就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脸露嫌弃:“大表姐,头发该保养了,手感不咋滴啊。”

    秦令宜一愣。

    原本组织中的谎言顿时被打断,也捡不起来了。

    宁黛继续道:“幸好没给你争取来什么洗发水或者需要搭档撩头发的广告,不然就这手感,很考验人的表演啊。”

    “……”

    秦令宜只觉得心上中了一箭,宁黛这话有些毒了。不过同时,秦令宜又不得不跟着反思,真是如此吗?

    ……是不是因为如此,潘旭然也变得不愿与自己靠近了?

    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宁黛伸出一根手指,毫不客气的戳上秦令宜的额头。

    “回神!”

    秦令宜:“……”

    宁黛说:“你刚才说你在试镜的时候看到白玲和她大外甥了?”

    话题突然转变,秦令宜不及多想,跟着问题走:“嗯,就坐在下面,似乎是在和蔡导交谈什么。”

    宁黛若有所思的应了声。

    “没办法了。”

    秦令宜:“嗯?”

    宁黛看她一眼,没有任何解释,转身要走。

    不过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对秦令宜说:“关于今天试镜出师不利的事,我希望你能好好做下检讨。”

    秦令宜抱歉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就听宁黛又说:“写份检讨书给我吧,不得少于八千字的那种。”

    “……”她认真的吗?

    “态度真诚点,用词恰当点,后天交给我。”

    秦令宜:“……”她真是认真的!

    说完后,宁黛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真正转身离开。

    被留下的秦令宜也一时不知该摆什么表情,从前要有人同自己说,有一天她的表妹会这么同自己说话,秦令宜一定不信,一定觉得好笑。

    但这会儿,她一点都笑不出来。

    离开后的宁黛回了自己卧室,摸出手机翻白玲的号码。

    这会儿她可是明白,为什么试镜出来的时候白玲没问她俩试镜的情况,感情人家全程围观了呢!

    不过白玲和那位蔡导的关系确实不凡,要不然人家也不会同意白玲进入试镜场地,只不知道这关系到底能好成什么样。

    以及,也不知道白玲在替她大外甥张罗什么。

    但不管白玲张罗什么,都与宁黛没多大关系,而她此刻要张罗的,只有一个秦令宜。

    电话拨出去没响几声,白玲那边便接通了。

    原本白天告别时白玲说回头联系,没想到最后先是宁黛给她打电话,白玲一接通电话便先和宁黛赔不是,说自己忙忘记了,忘了给她电话。

    对此,宁黛当然是非常善体人意的连说没事。

    态度这么好,白玲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有问题。

    白玲说:“小妹,真诚点。”

    “哦。”宁黛收起刻意的讨好,语气一转:“白姐姐,听闻你今天亲临试镜现场。不知看完试镜后,感想如何?”

    聪明如白玲,怎会听不出她的弦外之意,干巴巴的一笑,道:“你表姐很特立独行啊。”想起试镜时秦令宜的表现,白玲不由得摇头。

    不过摇完头后,白玲的语气又飞扬起来:“不过,也真是令人记忆深刻。”

    一听这话,宁黛心情也跟着升起来:“照白姐姐这话,我的大表姐很有可能入选?”

    白玲立马反驳道:“我可没这么说!”

    宁黛正色道:“白姐姐,你实话同我说说,我家大表姐到底有没有希望入选?”

    白玲也跟着认真思索,小半刻后沉着语气说:“不好说。”

    “不好说的话……,那就只能拜托白姐姐了。”

    “拜托我什么?!”

    宁黛直接说出她的期望:“帮忙美言几句吧,白姐姐。”

    白玲:“……”

    “我说你怎么能把走后门的话说的如此理所当然,难道都不需要一点点的羞耻感的吗?”

    宁黛闻言一笑:“又不羞耻,要什么羞耻感。”

    白玲无言,真是小觑宁黛的脸皮了。

    宁黛压了压嗓音,漫不经心的道:“白姐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经纪人呢。”

    这话无疑就是威胁!

    白玲抿着唇,誓死反抗,不同她正面较量。

    如此,宁黛只能继续往下说:“你看你对你大外甥多好,总感觉能找到一点点的爆点呢。”

    白玲:“……”

    坚持了下,白玲终于坚持不住,没好气道:“你真是我前几天看上的新经纪人吗?我怎么觉得你是我对家派来的卧底呢?!”

    宁黛笑问:“白姐姐你还有对家啊?”

    白玲:“……”总感觉她说的不是好话。

    一通电话,让白玲充分见识了宁黛无耻起来,根本就是所向披靡,哪怕自个儿仗着资历深,年纪大,见识多,也觉得有所不及,最后没得办法,只能不甘不愿的应承下了宁黛的无耻威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