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梦境的呼唤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影视世界旅行家第九特区美漫之最强系统我的钢铁战衣神级影视大穿越重建恐龙岛无限求生修真四万年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最新章节!

    “呃...”

    在美丽的林间泉水中,梅林赤身裸体的躺在冰冷的水流中,在他身边,是同样不着片缕的扎坦娜.扎塔拉,作茧自缚的魔术师小姐气喘吁吁,显然,这两个人刚刚做完一些很费劲的“工作”。

    这已经不是她和梅林第一次在梦境中相遇了。

    但她和梅林的梦境故事每一次都会进展到同样的结局里,那是让人尴尬的肌肤相亲。

    最糟糕的是,这个过程是两个人都无法控制的,梦之砂以一种古怪的形式固定了它,就像是一个仪式一样。

    这大概就是羊皮纸所说的,关于一次使用大量的梦之砂的后遗症。

    那是来自神秘的梦境世界的宝物,是“睡魔”的珍藏,扎坦娜试图用梦之砂来作弊,完成她和羊皮纸的约定,但问题就在于,她对梦之砂和神秘的睡魔的了解显然还不够多。

    而这,不仅让她的处境变得尴尬,也让梅林被牵扯到了这很难形容的事件里。

    “为什么...”

    梅林揉着额头,他很头疼的说:

    “扎坦娜小姐,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我这一段时间总会做同样的梦,而且每一个梦里都有你,而且我们相遇之后,总会不由自主的做这些事情...就和发情的野兽一样!实话说吧,我真的很不喜欢这样...”

    “我很难解释清楚,梅林。”

    在他身边,躺在泉水里的扎坦娜也是一脸绝望。她任由自己的头发在水中散开,她闭上眼睛,说:

    “我为了完成一个约定,结果做出了更愚蠢的事情...在梦之砂的力量消散之前,我们是很难逃脱这种尴尬的处境了,不过,就像我说的,看开一点,就当是做春梦吧。”

    “梦之砂?那又是什么?”

    梅林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扎坦娜的,他说:

    “还有,你能不能让我们两穿上衣服,虽然我承认眼前的景色赏心悦目,但这样真的很尴尬。”

    “你还挺羞涩的,梅林先生。”

    扎坦娜还有心情开玩笑,她举起手,打了个响指,周围的场景立刻变化,她和梅林坐在了一间装饰奢华的大厅中,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并且坐在一个圆桌两侧。

    四周的烛光闪耀出温暖的光芒,还有头顶的水晶烛灯,让这奢华的大厅看上去熠熠生辉。

    扎坦娜研究神秘学魔法已经很久了,她对于梦境和这些诡异之事的理解显然要比梅林更深刻,也正因如此,所以她很清楚梦之砂残留在两人身上的力量有多大。

    她已经认命了。

    “梦之砂,是梦境世界的宝物,被睡魔保管着,我为了履行约定,就用一些不那么‘正义’的方法,从睡魔的砂袋里‘拿’走了一大把梦之砂,然后用在了你身上。”

    “等等,睡魔?”

    梅林的手指在桌子上跳动着,他说:

    “如果我没记错,在洛杉矶那边,似乎有个年轻人以睡魔的名号在行侠仗义...”

    “不,不是他。”

    扎坦娜纠正道:

    “那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值得在意。我说的睡魔是梦之主宰,传说中的七位独特生灵之一,他们的名讳不为人所知,他们的存在也很难被理解。如果你对神秘学的研究足够深刻,那你大概就能如我一样理解睡魔的存在...他乃是无尽家族的第三子,诸界生灵梦境的化身。”

    “来头这么大吗?”

    梅林诧异的看着扎坦娜,他说:

    “然后你偷了他的东西?我还被你牵连了?”

    “别怕,梅林。”

    扎坦娜从口袋里取出几枚古怪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把玩着,她拨了拨自己的黑色长发,对梅林说:

    “睡魔虽然来头很大,但他...呃,怎么说呢,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

    “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也许只是睡魔的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但他既然用这种方法惩罚我们,就代表着我们就不会再受到更多的迫害了。”

    “你要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每周的一个晚上,来到这个梦境世界,和我...”

    扎坦娜耸了耸肩,魔术师小姐用一种忧伤的语气说:

    “你反正你也不吃亏,吃亏的是我,这让我感觉自己和应召女郎一样,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梅林伸出手指,在扎坦娜眼前摆了摆,他说:

    “朋友之间是不该做这些事情的,这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恕我直言,我的感情生活已经够复杂了。”

    “这只是梦!梅林。”

    扎坦娜认真的解释到:

    “它不是发生在现实中的,实际上,你每次苏醒之后,都会很快忘记它。我们在现实世界里还是朋友,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因为几场春梦就变得奇怪...”

    梅林摇了摇头,他没有立刻回答,片刻之后,他看向扎坦娜,他说:

    “就没办法解除这种让人尴尬的影响吗?你刚才不是说,梦之砂的力量会减弱的吗?”

    “它是会减弱,但那需要时间。”

    扎坦娜的手指翻动,桌子上的一枚雕刻着猎犬脑袋的黑色石板跳起,在空中旋转着,魔术师小姐念了句古怪的咒语,一团光芒在两人眼前爆发开。

    “按照现在的衰减速度,可能还需要差不多7年的时间,我们就可以摆脱梦之砂的影响了。”

    “7年...”

    梅林皱起了眉头:

    “也就是364周,每周一次,364次,天呐...”

    “不要再说这些尴尬的事情了!”

    魔术师小姐的脸颊有些泛红,她制止了梅林的说法,她毕竟是个年轻的姑娘。

    她承诺说:

    “总之,我会想办法的,但你最好做好准备,睡梦这种等级的存在施加的影响,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而且更重要的,还有另一点。”

    扎坦娜站起身,对梅林勾了勾手指:

    “跟我来。”

    在这个扎坦娜的梦境世界里,扎坦娜有完全的施法能力,但梅林却没有,就连三宫施加在他身上的恶魔之力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种就像是毫不设防的状态让梅林很不适应,这也是他想要赶紧解脱这个遭遇的重要原因。

    已经习惯了足以自保,落入这种很糟糕的处境里,肯定会让人难以接受,难以适应。

    他跟着扎坦娜走出这被塑造的大厅,在大厅之外的阳台上,扎坦娜指着前方的一团迷雾,对梅林说:

    “梦之砂塑造了这个梦境,它被睡魔驱使着将我们困在这里,但我怀疑这不仅仅是个恶作剧,看那里,梅林...”

    “我什么都看不到。”

    梅林盯着眼前的迷雾,那里只有迷雾,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不,你看得到!”

    扎坦娜的手指温柔的在梅林眼睛上拂过,远方的迷雾似乎被打开了,梅林的视线穿越了梦境边缘的迷雾,他看到了更深层的东西。

    光。

    舞动的光。

    七彩斑斓,却又混沌不堪,那些光以一种常人很难理解的方式排列在一起,就像是群星中的无数只眼睛,在直视着这方小小的梦境。

    “那是...什么?”

    梅林回头看着扎坦娜,他不认为那些光是自然出现的,那些光照耀的方向证明了它们正在朝着扎坦娜塑造出的梦境侵蚀,它们是被某些力量驱动着前进的。

    “我也不知道。”

    魔术师小姐站在阳台上,梦境的风吹动她的长发,吹动她的衣角,她对梅林说:

    “但我怀疑,那是梦境世界里的另一些东西...我曾经从父亲留下的典籍里读到过,梦境世界并非一成不变,睡魔乃此地的主宰,但睡魔亦会有噩梦...在他的噩梦中诞生的,是与温和相对立的力量,梦魇...或者叫恐惧的梦。”

    “没人能确定它是不是存在,但如果它真的存在。”

    扎坦娜指着眼前的迷雾,她说:

    “那它显然已经注意到我们了...注意到这个被梦之砂塑造的小小梦境。我说我犯了个错,梅林,我不光是指我们之间的纠葛,还有这个。”

    “若梦魇侵蚀了我们,那我们就会变成它进入现世的‘跳板’,它也许会把一座城市都拉入梦魇之中,或者更糟糕,整个世界...一旦睡魔的梦魇脱离了梦境世界,它就会失去控制,以恐惧为食,它会飞速壮大,就和那些远古的灵一样。”

    魔术师小姐轻声说:

    “你也感受过那些灵的力量,无光海之下的那些混沌的生命,它们会吞吃一切,不是因为它们憎恨一切,只是因为它们想要那么做。”

    梅林没有回答,他双手撑在阳台上,他看着眼前的迷雾,他说:

    “所以你可真是给我们惹了个大麻烦。还有多久?”

    “梦之砂的力量在维持着这个梦境,它还可以抵抗那些噩梦的入侵,但伴随着它的力量减弱,那些噩梦的渗透会更剧烈,直到梦之砂彻底失去力量,在我们解脱的时刻,那些噩梦也会涌过来把我们淹没。”

    扎坦娜抿着嘴,她说:

    “和刚才一样的时间,7年...说真的,我现在觉得我能从睡魔那里偷到梦之砂,也许并不是因为我运气好,而是睡魔需要两个倒霉蛋来帮他解决麻烦。”

    “你就没去找过他吗?”

    梅林问到:

    “那个睡魔,他主宰梦境世界,他不可能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吧?”

    “我去找过,但睡魔已经消失不见了。”

    扎坦娜说:

    “而且噩梦本就是睡魔力量的一部分,他又该怎么对抗自己?”

    “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梅林转过身,认真的看着扎坦娜,他说:

    “为什么是你?以及为什么是我?”

    “这个问题...让我想想。”

    扎坦娜伸手抓了抓头发,这动作出现在一贯古灵精怪的魔术师小姐身上挺可爱的,她对梅林眨了眨眼睛,然后说:

    “我从差不多大半年前就在想办法从睡魔那里偷梦之砂,他注意到我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个世界里研究神秘学,还有很高天赋的施法者本就不多。但他为什么要把你也困在这里,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身上也有些东西在吸引他,而且对于解决睡魔的噩梦难题很重要。”

    “有吗?”

    梅林看了看自己,他说:

    “我除了有三宫魔的魔力、会超阶魔法、和深渊之神有联系、和大蛇有契约之外,我觉得我只是个平凡无奇的人而已。”

    “好一个平凡无奇。”

    扎坦娜面无表情的吐槽了一句,然后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她对梅林说:

    “梦该醒了...下个周我们继续谈吧。”

    梦境开始破碎了。

    梅林看着周围变得虚幻的场景,他对扎坦娜说:

    “下次你最好变张床出来...老在泉水里,感觉怪怪的。”

    “闭嘴!”

    扎坦娜脸颊红彤彤的尖叫着,她将手里的东西朝着梅林砸过来,正中梅林的脑袋。

    “梅林,你这满脑子都是白浊的下流混蛋!”

    “砰”

    梅林整个人从沙发上翻滚了一圈,然后狼狈的趴在了地上,他梦如方醒的揉了揉额头,然后左右看了看,他还在梅家里,孩子们还没回来。

    他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

    嗯,距离睡着到现在,刚刚过去了不到10分钟。

    “梅林,你刚才在做什么?”

    伊卡洛斯好奇的问到:

    “在你睡着之后,我检测到你体内的荷尔蒙激素不正常的上升,我对人类的梦境不太了解,但根据我看到的那些资料,你应该是做了一个不那么正经的梦?说起来,你最近做梦的次数有些频繁啊。”

    “啊,我知道。”

    梅林揉着额头站起身,他对伊卡洛斯说:

    “那是魔法方面的顽疾,你不懂。”

    “我觉得我现在得回去一趟,也许我的老朋友能为我解释这一切,赶在一切更恶化之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