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老司机证

作者:白茶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神道帝尊重生之都市仙尊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春风十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

    第715章 老司机证

    邵勉一连拍了十几张,才放过薄亦月。

    然后挑了一张最好看最甜蜜的接吻照,替换掉她刚才的手机壁纸。

    “不要,当着别的面儿,手机都不能打开了。”说着,薄亦月就想把壁纸换回来,被男人制止住。

    “薄亦月你要是敢换我就把我的微博头像换成这个。”

    ……

    薄亦月白了一眼男人,合上了自己的手机。

    不理他了,她要去吃蛋糕!

    桌子上邵勉本来打算再放点蜡烛红酒什么的,和她一起吃个烛光晚餐的,没想到薄亦月提前回来了。

    薄亦月把蛋糕切开,切着切着还切出来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好奇的擦掉上面的蛋糕,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崭新的纯金钥匙。

    回过头准备叫邵勉的时候,邵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从后面搂住她的腰,给她解释,“这把钥匙是我新打造的,以后交给你保管。”

    薄亦月仔细的看了一下看上去很耀眼的金钥匙,确定她之前没见过,“这是哪里的钥匙?”

    “你猜。”邵勉亲吻着她的秀发,把刚才她说过的两个字,重新还给了她。

    薄亦月放下切蛋糕的刀子,回过身面对着他,把手上不小心沾上的蛋糕抹到他的鼻尖上,噗哧一声的就笑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开始勾引我了吗?”

    ……只是涂了一点蛋糕而已,怎么就勾引他了?

    本来放在她腰身上的大掌,往蛋糕上抓去。

    他在转移她的注意力,“老婆,要吃蛋糕吗?”

    薄亦月点头,她很喜欢吃蛋糕的,“当然要吃!”

    “那就先让我吃个够!”接着男人把手往她的红唇上抹了一下,然后是她的脸蛋,耳朵,脖子。

    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抗议下,邵勉吻住她的红唇,品尝着她红唇上她没有舔干净的蛋糕。

    然后是她的脸蛋,耳朵,脖子……

    一一吃的干干净净,有些事情也就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邵勉将女人打横抱起,压在身后不远处的大床上,脱掉她的打底,又重新回去抓了点蛋糕。

    ……

    “邵律师,你真的是律师吗?”律师不应该是死板无趣的吗?邵勉怎么会这么多调戏她的花样呢?

    “我有证。”他很忙,顾不上多少。

    “什么证?老司机证吗?”薄亦月抬起头,微微喘气。

    “这你都知道,不错,值得奖励!”邵勉从下面爬了上来,堵住她的红唇。

    五分钟后

    薄亦月忽然推开邵勉,从床上坐了起来。

    躺在大床上的邵勉一脸懵逼的看着激动的小女人,在他开口之前,她钻进了卫生间。

    她的动作很反常也很熟悉,想到某种可能,邵勉的脸黑了。

    果然,没有一分钟,卫生间内传来薄亦月故作娇气的声音,“老公,帮我送个姨妈巾。”

    邵勉的脸黑的更彻底了。

    在床上挣扎了五分钟,才很不情愿的走进衣帽间,给她拿换洗的衣服和必需品。

    卫生间内,薄亦月正笑的乐不可支,最后关头,给邵勉来了致命一击。

    她的亲戚来的太是时候了。

    卫生间的门,从外面被打开,邵勉黑丧着脸,把东西递给她。

    看着她笑的很开心的样子,邵勉更加不爽了,“薄亦月,你再笑,信不信我闯红灯。”

    嗯?闯红灯?

    薄亦月一时间没有明白邵勉的意思,直到邵勉又说了四个字,薄亦月的脸刷的就红了。

    “浴血奋战!”

    “出去,出去,赶紧出去!”毫不犹豫的把男人给哄了出去,邵勉看着薄亦月一张一合的红唇,忽然计上心头。

    邪邪一笑,爽快的出了卫生间。

    邵勉最后的笑容,的确吓到了薄亦月。心里开始忐忑,他不会要真的这样的吧,邵勉应该没有这么禽兽啊……

    夜晚,邵勉怀中的小女人昏昏欲睡,他的胳膊稍微一动,怀中的女人就醒了。

    “嗯?怎么了?”话说不是已经想办法让他满意了,怎么还不放过她?

    邵勉其实是想爬起来抽根烟的,但是想要薄亦月之前让他少抽烟的警告,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最近跟着我过的是不是太安逸了?”所以才会忘掉许多烦恼。

    薄亦月发现和邵勉说话真的很费劲,“邵大律师,你有话能直说吗?”

    “顾惜你打算就这样放过了?”就算薄亦月想放过顾惜,邵勉也不会放过她的。

    “当然不,我不是圣母,没有那么仁慈。”顾惜她怎么可能放过,只不过最近一直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去整她,才会让她暂时逍遥。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

    “没有好的办法啊,你有吗?说来听听。”

    邵勉想了想,其他他的想法也挺简单的,“我正在收集她犯罪的证据,四年前绑架你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我把他关了起来,必要时需要他出来指正顾惜。”

    就顾惜杀人一条罪名,足以判死刑,还是立即枪决的那种。邵勉就是不想让她死的那么痛快,让薄亦月先整整她解解气再说。

    “在这之前你看着来,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你身边一直跟着保镖。”邵勉当然知道早日除掉顾惜,永绝后患,这是最正确的办法。

    但是这个顾惜做事太谨慎,她的犯罪证据不好找,现在他的人都查到国外一个组织上去了。

    到时候恐怕牵扯出来更多的事情,他需要谨慎再谨慎。

    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再对付顾惜的好办法,最后薄亦月放弃了,“算了,我天天哪有那么多时间想着去对付她,邵勉哥哥你让人尽快找到她犯罪的证据,把她绳之以法,解决这个心头大患就好。”

    邵勉点了点头,“嗯,就按你说的。”

    薄亦月想起刚才的那把钥匙,抬起头望着闭上眼睛的男人,“刚才那个钥匙是做什么的?”

    “你猜。”

    薄亦月抬起手,拧到他的胸膛上,“猜你个大头啊!邵勉,不知道例假期间的女人,脾气很暴躁吗?说不说?不说我就一直拧着你!”

    嗯,这个他还真的发现了,的确如此,不止是例假期间,例假前后薄亦月的脾气都是比较暴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