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又受伤了

作者:阿让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神道帝尊重生之都市仙尊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将军家的小媳妇最新章节!

    还有自从消失的小九,哪怕她没出现,周桂兰都知晓她肯定在自个儿的身边,只是不知道是在哪个黑暗的角落里缩着。

    而那些陪着小瑞安和小瑞宁读书的,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法儿跟瑞安瑞宁分开了,直到他们死。

    “我不会后悔,我就是想做点事,做我爹想做的事!”

    对于卫元的反应,周桂兰是诧异的。

    她实在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有如此坚定的眼神。

    “你知晓你爹想做的是什么吗?”她忍不住问道。

    卫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可我明白,跟着你们,就能做跟我爹一样的事。”

    周桂兰良久才憋出一句话:“若是进了护国公府,以后你就不能再见到你娘和你两个弟弟了,以后你只能跟着你的主人,只能听他的吩咐,世间也不会再有卫元这个人了,你明白吗?”

    “可我在做对的事,不是吗?”

    “可是没有人知晓什么事是对的,什么事是错的。”周桂兰应声。

    人的想法和决定都是在改变的。

    那孩子没再坚持,低着头坐了一会儿,就很周桂兰说了一句,回了自个儿的屋子。

    周桂兰也坐了一会儿,将炭盆的盖子盖住了之后,才去了两个孩子的屋子。

    之后的几天,周桂兰准备起过年,又是一阵兵荒马乱。这里里外外都得照顾到,还有老家的宗亲什么的,也都的送礼物回去。

    那就小块封地还得派人回去照看,这个事儿自然是落在了徐管家的身上。

    大年三十,在周桂兰忙得找不着北时,卫元再次找到了她,坚定自个儿要进护国公府的决心。

    周桂兰将他送到了徐鼎那边儿,至于徐鼎与他说了什么她不知晓,只是从这一日开始,卫元就从护国公府消失了。

    那卫夫人随是忧心忡忡,却并未问周桂兰这事儿,想来她已经知晓这个事儿了。

    三月柳絮纷飞,给已经退了寒意的京城增添了几分绿意。

    傍晚,周桂兰坐着马车从外头回来,就见门口多了不少的侍卫。

    她连着瞥了好几眼,这才在小婵的搀扶下进了护国公府,一进去,就见今日府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是神色匆忙。

    不等她发问,旁边一个丫鬟就冲了过来,对着她大喊:“少夫人,少爷回来了!”

    少爷——徐常林?

    周桂兰心里一惊,“徐常林?”

    “是!”

    周桂兰加快了步子,急匆匆朝着自个儿的屋子赶去。

    到了屋子前,发现一群人进进出出的。

    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推开门,走进,就瞅见屋子里一片灰暗。

    走进床边,就见小六正站在床边,脸色凝重。

    “怎么了?”

    小六转头,瞅见周桂兰已经快步走过来了,便直言:“少爷回来的路上,遇到刺杀了,如今流血过多,需要立即止血。”

    周桂兰已经没有再问他了,入眼的,是徐常林血肉模糊的后背。

    她一下呆住了,伸手捂着自个儿的嘴,张了张嘴,好一会儿都听不到自个儿的声音。

    正呆愣,感觉衣服被抓住了,她低头,发觉是徐常林的手。

    顺着胳膊看过去,是徐常林已经没有血色的脸,对着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周桂兰抓住他的手,那双手虽然比往日要冷了几分,她心里直跳,紧紧握着,顺着坐在了床边的地上。帮着他摸了一把额头的汗,静静等着小六的动作。

    小六手脚麻利,将他的后背清理了血水,上了药,帮着包扎起来后,对着周桂兰点了点头,就收拾了自个儿的药箱快步离开了。

    临走,将屋子里其他人也都带走了。

    “疼吗?”周桂兰手轻轻碰了下绷带,轻声问他。

    徐常林虚弱笑了,“习惯了。”

    那个笑,带着三分虚弱,三分安抚,三分不在意,与一分无奈。

    周桂兰的心抽了下,张了张嘴,还是干巴巴问他:“你那些暗卫呢?”

    “小六不是去找他们了?”徐常林说着,伸手去拉周桂兰,“地上凉,坐床上。”

    周桂兰怕他的伤口又撕扯,顺势坐在了床边。

    “你帮我把衣服穿好。”

    徐常林撑着身子,慢慢坐了起来。

    周桂兰赶忙扶着他,刚想让他躺好,就见他已经在艰难拿衣服。

    她没了法子,只能从旁边拿了衣服,一件件帮着他套上,扶着他慢慢下床。

    扶着他出了房间,在他的带领下,周桂兰走了一个以往一直没走的,还有这一路上竟是也没遇到府里的下人。

    两人走了快半个小时,到了一栋普通的屋子里。推门进入后,徐常林让周桂兰将门关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摸了哪儿,屋子东边儿的角落一块石头突然拉开,露出一大阶楼梯。

    两人往那下面走去,越到下面,周桂兰越吃惊。这下面竟是极大的空间,比上面那栋房子还大得多。

    正中间的大厅里,一群孩子全单脚站在木桩子上,瞅见两人进来,也还是站在木桩子上,对着两人弯腰行礼。

    徐常林对着他们点了下头,那些孩子便继续自个儿之前的事儿,周桂兰一个晃眼,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再转头看去,就见人群后面蹲在木桩子上摇摇欲坠的卫元。

    不等她细看,徐常林已经往前走了一步。

    怕他摔着,周桂兰只得收回了视线,扶着徐常林往里面七拐八拐的,最终在中间的一个房间停了下来。

    徐常林抬手,在门上连续敲了三下,顿了一会儿,又敲了一下,

    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人周桂兰认识,是之前跟在徐常林身边的一个暗卫,只是此时的他跟之前比显得格外虚弱。

    “少爷。”

    “怎么样了?”

    “小六还在救治。”那人说着,侧开了身子。

    周桂兰扶着徐常林进了屋子,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她胃一阵阵翻涌。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再看过去,就发现里面竟是躺着六个人。

    就着满屋子的烛火,清晰看到每个人身上都插着一两根箭。有的在大腿,有的在胸口,有的在后背。

    小六满脸凝重,拿着一把小巧的刀,在挖其中一人胸口的箭。

    周桂兰抬头去看徐常林,就见徐常林脸色凝重,往那边走。

    这样凄惨的场面,让周桂兰极度不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