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假钦差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至尊特工天唐锦绣寒门崛起重生最强女帝我的帝国无双天医凤九大清隐龙大唐官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net ,最快更新大宋明月最新章节!

    涿州城内,一片热闹异常。

    城内的尸体一具具被抬了出去,统一掩埋。

    官军出榜安民,城内的百姓,表现又各自不同。此处靠近宋地,自然汉人居多,燕地的汉人被辽人统治近两百年,早已没有了反抗异族统治的热血和激情,自然也做不到王师一到便箪食壶浆以迎。但是汉人的王师攻下涿州,城内的汉人百姓还是很激动的,满城到处是欢迎王师的汉人呼声。

    如果说,白沟河一战,赵皓彻底在军心上控制了北伐军,那么涿州一战,更是将赵皓推上了神坛,成为了北伐军的军神。

    那夜色之中自天而降的井阑,深深的震撼了北伐军,而对辽人败军的大杀戮,更是将三军的士气和战意提升到了极点。

    正如杨惟忠等人所想,此刻就算童贯出了雄州,想以三军统帅的身份来主事,恐怕也未必有多少将士愿意听他命令了。

    不到三日,整个涿州城之内,街头巷尾,茶楼酒肆,军营内外,城楼上下,谈论的都是英明神武的隆德郡公。

    有人说,郡公是天上星宿下凡,有人说郡公是哪吒再世(宋代佛经已有哪吒之说),有人说郡公是二郎神重生(唐时已有二郎神传说)......众口虽不一,却都认定赵皓便是神灵降世。

    赵佶自号道君皇帝,一心想着得到成仙,林灵素之辈更是屡屡故弄玄虚自称神灵,赵皓当众展示了“仙术”,自是令众将士奉若神明。

    三日之后,一行人马也在胜捷军的护卫之下,来到了涿州城。

    涿州南门,数百胜捷军以及百余名亲从官护卫着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在离城门三四百步外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帘掀开,露出张迪那憔悴而充满皱纹的脸庞来,当看到城楼上“涿州”两个字时,那张脸突然放出光来,神采奕奕。

    这一趟圣旨,总算传到了,不负圣托。

    由于前番圣旨被夺的沉痛教训,纵然身旁重兵护卫,张迪依然是一路提心吊胆,此刻见到涿州城就在面前,张迪终于放下心来。

    只要一入涿州城,圣旨是决计不会有失了,除非赵皓抗旨......就算是抗旨,那也与他张迪无关了。

    张迪摸了摸怀中的圣旨,终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兰花指一翘,鸭公音响起:“入城!”

    马蹄声再次响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涿州城,直奔都统制行辕而去。

    赵皓的行辕,便是原涿州城府衙。

    早已得到消息的赵皓,率着种师道、种师中、杨惟忠、王禀和刘延庆等人,来到了府衙大堂之中,等待着钦差的到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各人的心思却又各自不同。

    杨惟忠、王禀等人想的是,这钦差此时到来,算算时间,应该是汴梁城内接到白沟河之战的捷报,官家龙颜大悦,派钦差前来犒赏三军的。

    种师道和种师中两人久经宦海,想得自然更多,眼中隐隐露出忧色,但是心中依旧带着少许期待,毕竟赵皓一直是官家面前第一宠臣,希望这次也不例外。

    真正知道圣旨内容的,除了赵皓,便是立在赵皓身后的刘延庆。张迪先入雄州城,呆了一整日,向童贯宣旨之后,才在胜捷军的护卫之下往涿州而来,早已有西军的心腹之人,自雄州而出,飞马传报刘延庆。

    所以刘延庆虽然也是神色一片肃然,但是嘴角却浮现着一丝诡异而得意的笑容,望向赵皓的神色颇有讥诮的意味。

    兰沟甸一战失利,损兵折将数千人,刘延庆虽然将责任推给了和诜,但是赵皓又不是傻子,岂能让他完全脱了干系,当即任命杨惟忠为左路统制,而降刘延庆降为副统制。

    若是换做他人这么做,刘延庆肯定会质问和闹腾,但是在赵皓面前,他就算心中有千万般不忿,也只能乖乖俯首听命,一个连士大夫都敢杀的狠人,一怒之下剁了他这正五品的武臣,绝不是甚么稀奇的事。

    原本以为这一趟要被赵皓一路压制着,碌碌无为,王黼、童贯和梁师成三位相公级的大佬,筹划了许多年的北伐大计,全部为赵皓做了嫁衣,刘延庆自是郁闷至极。然而,昨日得到雄州传来的消息,却令刘延庆喜得差点跳了起来。

    官家虽然宠信赵皓,倒也不至于完全昏了头,自太宗以来防宗室如防贼的优良传统,并未在道君皇帝手中失传,圣旨到涿州之日,便是赵皓回归汴梁之时。

    这北伐大军,依旧是西军做主,准确的说是他的老上司童枢相做主。

    至于赵皓,无疑是作茧自缚,此番一回汴梁城,莫说统兵,恐怕想再在朝堂上立足,也是奢望。

    “钦使到!”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喊声。

    赵皓神色微微一变,率先大步走出大堂门口,众将鱼贯而随。

    刘延庆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冷冷的望了望赵皓的背影,也大步跟了上去。

    随着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传来,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张迪在上百名亲从官的护卫之下,昂然而来,目不斜视,神情显得极其倨傲。

    一直走到赵皓身前五六步外,张迪才停了下来,冷冷的望着赵皓,眼中流露出几分愤恨,几分快意,几分揶揄。

    他缓缓的从袖中掏出一卷金轴圣旨来,眼中得意的神色愈发浓烈了,高声喊道:“赵皓接旨!”

    在宋朝,除非重大事项,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用跪迎圣旨,但是圣旨代表官家,揖拜礼还是少不了的,所以张迪一喊,赵皓身后的众将已纷纷弯下腰来,行揖拜礼。

    只有赵皓一动不动。

    张迪愣住了,怔怔的望着赵皓,眼中露出怒色,再次喊道:“赵皓接旨!”

    身后的众将,纷纷将头稍稍抬起,不解的望着赵皓。

    刘延庆也偷偷的抬起头来,望着赵皓那挺拔的背影,眼中露出怜悯和快意的神色。锦衣卫消息一向灵通,这位隆德郡公应该也知道了官家的旨意,自是不甘心,不过......不甘心又能如何,难道还想抗旨不成?

    就在此时,赵皓出声了:“假冒钦差,拿下!”

    刹那间,全场一片静寂。

    他的声音不大,却无异于平地起了个惊雷。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怔怔的望着赵皓。

    假冒钦差?

    不只是众北伐军将领凌乱了,张迪和众亲从官也惊呆了,尤其是那张迪更是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指着赵皓,说不出话来。

    又是一声惊雷响起:“拿下!”

    这一次,赵皓身后的锦衣卫彻底听清楚了,呼的两道人影闪出,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将那张迪扑倒在地。

    刷刷刷~

    众亲从官率先醒悟,齐齐拔刀而出,直指赵皓。

    紧接着,众锦衣卫也纷纷拔刀而出,与众亲从官对峙。

    种师道等将,满脸茫然无措的望着赵皓,不知赵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延庆却率先反应过来,指着赵皓怒声道:“赵郡公,此位张公公,我曾在宫内见过,又有亲从官护卫而来,如何是假的?”

    赵皓冷冷一笑,回头对刘延庆道:“张迪公公,我自然认得,但是面前非但不是张迪公公,连公公都不是,如何是钦差?”

    甚么?

    众人瞬间全部凌乱了,非但众人不信,众亲从官更是不信。

    那被花荣和张清按倒在地的张迪,更是气得张口结舌,指着赵皓,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

    只听赵皓长笑一声,刷的拔剑而出,手中剑光一抖,便朝张迪舞了过去。

    刘延庆和众亲从官以为赵皓要杀人灭口,纷纷大惊,正要抢身向前,却为时已晚。

    赵皓的剑实在太快了!

    只见银光一收,赵皓已撤剑而回,冷声喝道:“你等看清楚,此人可是公公?”

    刘延庆和众亲从官齐齐收住身形,抬头望去,不觉脸色大变。

    那张迪原本见得赵皓提剑砍来,以为赵皓要杀他,只吓得魂飞魄散,此刻见得赵皓收剑而回,全身并无痛感,却见得众人如同见了鬼一般盯着他的双腿,这才惊觉腰部以下凉飕飕的——赵皓的长剑已割去他下半截衣袍,连那丝绵开裆裤也割去了上半截,使得其关键部位一览无余。

    张迪只是朝自己的部位看了一眼,便晕了过去。

    蛋蛋与柱子俱全,甚至那柱子被大堂外的冷风一刺激,还昂首挺胸起来......

    没有去势,自然便不是公公,更不是传旨钦差张迪公公!

    赵皓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厉声喝道:“带下去,细细拷问,无我之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见!”

    随着一声应诺,几名锦衣卫向前,像抬死猪一般,将昏死过去的张迪抬了出去。

    众亲从官不知就里,尚在凌乱之中,面前的景象,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使得他们茫然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迪被抬头,无人敢出头。

    赵皓身后的却有部分将领反应过来了,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种家兄弟、王禀、杨惟忠和刘延庆,都不是傻子,隆德郡公能变出井阑来,自然也能变出别的东西来......

    刘延庆紧紧的攥着腰间的剑柄,冷冷的望着赵皓,终于又松开了剑柄,脸色如常。

    刘延庆虽然对赵皓极度不满和仇恨,但却不是莽夫,能将儿子培养成南宋中兴四将之一,能在在西军之中混到高级将领的人,自然是人精中的人精。

    赵皓既然敢这么做,显然是已豁出去了,此刻他若强行去触霉头,等待他的恐怕便是血光之灾......事实已证明,这个疯狂的宗室公子,就没有什么不敢做的。

    所以,他只能认怂。

    更何况,赵皓既然已疯狂,最后的结局,已然可知。

    对于刘延庆来说,他要做的就是保住命,不被赵皓疯咬一口。

    刘延庆不是傻子,其他众将自然也不是傻子,全场没有一人提出疑议。

    于是那道尚未宣读出的圣旨,便随张迪一起,被赵皓封存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